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玲珑孽怨 第七十八章 走进桃源

时间:2018-07-05
「施主,你的尘缘未了,你还是回去吧」
  「师太,妇人心中已再无牵挂,请给我剃度吧」
  「施主,是你的冤孽来了」杨绡玲回头一看,见是自己的妹妹、女儿和「儿子「三人走了过来,想要离开,两条腿却迈不动步,正在呆愣之间,杨缃玲紧走几步到了跟前。劫后重逢,一家人百感交集,除了大哭之外,又能说些什么!
  好说歹说,杨绡玲看着哭成泪人的女儿和含情默默儿子,心里忍不住一软,总算在杨缃玲和嫣儿的搀抚下,离开了这一寄身之所。杨绡玲尽量不去看自己的儿子,可有儿子在旁,心里总有一股老大的不自在。
  等到了家,老姐俩自是要住一屋,说一场哭一场,难于尽述。第二天,众人商量搬家之事,长沙肯定不能回去了,便想着往深山里里走,找一个有山有水地清净之地。走了几天,有一个非常陡峭的山峰挡住了去路。阿琪和方漪蓉轻功好,几经攀越终于爬上了峰顶,只听轰隆轰隆的声音震得人发晕。往下面一看,原来对面一座山头一个巨大瀑布飞流而下,直泻谷底,谷底一条小河流水湍急,河床到也不大,两边树木郁郁葱葱,花开花落,好一个人间仙境。
  成进爬上山自是不在话下,杨绡玲姐俩和嫣儿武功荒废已久,大家只好採集了树籐一截一截地爬到了山顶。大家的心情先是为之一朗,好像多少年来的阴霾一扫而空。成进终于找到了一条缝隙引众女攀缘而下。等到了谷底,绿树香花,飞鸟流水,更是叫人神迷。
  山谷里巖洞甚多,温泉林立。几女找了半日,才在谷中找到了一个甚为向阳宽敞的巖洞,当作居室。阿琪和阿蓉年少,见到如此美丽的景地,不禁哼起了歌声。杨绡玲姐俩也颇感快慰,彷彿回到了天真无邪的少女时代。只有成进和嫣儿姐俩几分欢喜几份忧,担心着什么。
  嫣儿把随身带来的被褥衣物,先给两长辈铺好,请她们歇着,便拉着成进和两位姑娘出去找吃的。
  阿琪和阿蓉年轻好动,刚出动便想跑,成进喊了声「注意野兽」还没完已是跑出了好远。成进和嫣儿盯住对方深深地看了一会,便情不自禁地拥在了一起。
  「想死我了,弟弟」
  「想死我了,姐姐」两人同时喊到,拚命地亲吻着对方。成进的一只手更是在嫣儿的身子上,没上没下地抚摩着,不一会便伸进了姐姐的胸衣里,在姐姐的乳房上,搓弄着,揉捏着。嫣儿的嘴里开始发出轻微的呻吟,手也摸向了弟弟的几巴。成进受到强烈的刺激,开始吻向姐姐的下巴,脖子,然后亲起了乳房。嫣儿再也支持不住,两腿一软,拉着成进一块倒在草地上……
  成进醒来,见姐姐还在睡着,疼爱地把自己的衣服披在了姐姐身上,却把嫣儿给弄醒了。嫣儿动了动身,温柔地躺到弟弟怀里,一动不动地看着成进的眼睛说,「要是娘不让我和你在一起怎么办?」
  成进一手抱着姐姐,一手抚弄着她的双乳,不时在姐姐白皙滑嫩的肌肤亲上一口。「娘不答应,咱俩偷偷地来,答应了,我就娶了你。姨妈想劝说娘也嫁给我了呢」
  「小进,你可不能忘记,姐姐是离不开你了啊!」
  「姐,我一定不会辜负你的」
  正在这时,远处传来了琪儿的歌声。姐弟俩急忙穿好了衣服,走到几棵果树前,摘开了果子。不一会阿琪和阿蓉便抱着一大堆鲜花、果子和几只刚猎到的野兔走了过来。见嫣儿神情有异,知道姐弟俩已是,已是忙里偷闲了一回,不便多搭话,逕直回到了山洞。
  成进又抱着姐姐亲了一大会,才带着果子,拥着姐姐向回走。刚到洞前,只见阿琪和阿蓉慌慌张张地从洞中跑了出来,嚷到,「不好了,不好了,娘她们又不见了!」
  「会不会是去泡温泉了?」成进说着,拉着几个小姐朝温泉的方向走去。没走多远,就隐隐约约听到了杨湘玲的说话声。嫣儿使了个眼色,众人会意,悄悄地走了近,趴在草丛里偷偷有看,两个成熟的美女,一丝不挂地泡在温泉里说悄悄话呢。
  「姐姐你还是那么美,怨不得小进一直想要你。」
  「真是冤孽,谁知道咱们是哪辈子造的孽。」
  「姐,我已经答应小进做他的女人了,你不反对吧?」
  「到了这个地步,我还能说什么,可这是乱伦啊」
  「唉,乱不乱又怎么样,以前是迫不得已,我都让他干了不知多少次了,现在不干,还能洗得清吗?」
  「你是不是已经真的喜欢上小进了?」
  「是呀,姐。这几个女孩子都想跟他了,嫣儿都已经离不开他了。姐,难道你对他就没有动过心吗?」
  「以前,不知道他是小进的时候,这些男人里就数他对我最好,我心里想,反正自己是一个婊子了,能跟了他也是福气,可,可谁知,他竟然是进儿。」
  「现在也能跟他呀」
  「可我是他娘啊」
  「他娘怎么了,在这儿,光咱们几个人,想怎么样就怎么样,还怕别人说三道四?」
  「可是,我还是放不开啊」
  「假如在这个山谷里,就住着你们娘俩,你怎么办,还能不当他的女人,为他生孩子?」
  「那时……」
  「那时怎么样?姐,咱们打个赌好不好?」
  「赌什么?」
  「光让你和小进生活在一个溶洞里一百天,一百天里都不能想你是他的母亲,他是你的儿子,他叫你阿玲,你叫他进郎,要是一百天里你能克制住自己的慾望,不和他发生关係,就算我输了,以后我也不再做他的女人,儘管我很爱他。要是我赢了,呵呵,咱俩就一块伺候他一辈子好了。」
  「我不会输的!」杨绡玲很坚定的说。
  两人沉默了一会,忽然杨湘玲在杨绡玲身上摸了一把,「姐,你的皮肤真嫩」杨湘玲说着亲了杨绡玲的乳房一下。杨绡玲看着妹妹的白皙丰满的裸体也忍不住用手摸了起来。没多会两个人传出了愉快的呻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