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俪影蝎心 第三章 一个委託

时间:2018-07-05
半尺的距离究竟算是长还是短?
  对于执剑偷袭者来说,这个距离已经是短得不能再短了。他自信的认为,天下间绝没有人能在这么近的距离内避开这一剑!他的目中已露出了狞笑,等待着对方的热血染红自己的剑锋!
  任东杰没有闪避,他亦已无法闪避。他的左手忽然迅捷地伸出,中指扣在么指下,奋力向外一弹!只听「叮」的一声脆响,一柄百炼精钢的短剑竟断成了两截!
  偷袭者一呆,还来不及作出任何动作,任东杰的另一只手已紧紧的扣住了他的脉门,把他的身躯重重的砸在了地板上。
  「两位的酒太猛,女人也太烈了!」任东杰冷然凝视着黑白无常,淡淡道:「酒色伤身这个道理在下虽然早已知道,却想不到是如此厉害的伤法!」
  白无常缓声道:「豪饮最劲的美酒,驯服最烈的女人,岂非正是人生两大快事?任公子又何必口出怨言?」
  「可惜这两件事,我生平已经做得太多了……」任东杰歎息着,缓缓地站直了雄躯,身前的女子立刻软绵绵的俯身摔倒,她竟已被不知不觉的点中了穴道,彻底丧失了「夹住」对手的能力。黑白无常对视了一眼,目中都有骇然之色,他们竟都没看见任东杰是几时出手点穴的。
  任东杰的目光却在打量地上的偷袭者。这人身材极为瘦小,颧骨高凸的脸上长着块丑恶的肉瘤,双眼正愤愤不平的瞪着他,那副模样,就像一只瞪着猫儿的硕鼠!
  「我知道你很不服气!」任东杰忽然道:「你也许正在想,如果刚才手上握的是一柄长剑,情况就不会像现在这样子了,对吗?」
  偷袭者咬着牙,无声的点了点头。他已不能开口说话,腰背处传来的剧烈疼痛使他根本无暇旁顾,只能紧紧地握住拳头。
  任东杰讥讽的道:「但你要是真的握着太长的剑,就没法子躲进酒罈里了,又怎能有机会向我偷袭?可见在这个世界上,一个优势的出现往往是以另一个优势的丧失为代价的。这样简单的道理,难道堂堂的「怒剑神鼠」竟会不明白?」
  屋里的人全都一震。白无常失声道:「你……你说什么?」
  任东杰指着满脸讶容的偷袭者,胸有成竹的道:「神风帮的六当家,「怒剑神鼠」左雷东,江湖上大大有名的人物,我怎会认不出来?」他顿了顿,目光如利箭般射在黑白无常的面具上,冷冷的又道:「想来两位也是神风帮中的大头目了,不知和在下有什么深仇大恨,非要置我于死地?」
  黑无常猛地推开身下仍在欢声浪啼的姬女,声如焦雷的喝道:「这个问题你去地狱里问阎罗王吧!」
  这句话刚刚说完,他的掌中忽然多出了一柄三尺多长的宣花斧,一个箭步窜到了任东杰的身前,迎面一板斧劈了过去。他的出手简单而迅捷,什么架子都没有摆,什么后着都没有留,像是把全身的力道都融入了这一劈中。
  任东杰身形一闪,退到了一丈开外,苦笑道:「今天我打了两次架,两次都没办法穿上衣服!日后要是传到江湖上,别人说不定以为我任某人有暴露癖,那可就糟透了!」
  白无常冷笑道:「任公子不必担心,等你死了之后,本帮自会替你换上体面的寿衣!」说话间,他已从袍袖里抽出了一柄厚背薄刃的单刀,手腕一抖,刀锋化成了漫天飞影,每一招都沈稳刚健、精妙雄奇,显然在刀法上下过数十年的苦功。
  任东杰目光烁烁,沈声道:「原来是神风帮的四当家「一斧震岳」鲁大洪,和五当家「旋风霹雳刀」张继远。哈哈哈……两位几时变成了阎王座下的鬼脸无常了……」他一边出言嘲笑,一边展开轻功在刀斧夹攻中穿插来去,竟似毫不费力。
  三人拆了十余招,一时未分胜负。就在这时,原本站在旁边观看的侍芸忽地抢上前来,惶声道:「别打啦!求求你们别打啦!我有话要说……」
  黑无常恶狠狠的盯着她,目中如要喷出火来,怒骂道:「贱人!竟敢作出喫里爬外的勾当!看老子不宰了你……」他似乎越说越气,突然反手一斧斜劈。侍芸大声惊叫,急缩颈躲避时,头上的珠花已被削落。她吓得双膝一颤,整个娇躯不由自主地向前跌去,竟恰好倒在任东杰的身上。
  白无常立刻侧身翻腕,锋利的刀刃在空中划过一道长长的弧线,与此同时,黑无常的斧子也已扫回了原来的区域,在任东杰的身周布下了一片光幕。这二人的配合虽不能说毫无破绽,但是举手投足之间的那种默契,已足够令任何一个对手心惊胆战、疲于应付。
  眼看一斧一刀已经近在咫尺,任东杰忽然做出了一个出人意料的动作!他竟一把抓住侍芸的腰肢,将她淩空举了起来,用她的身子去阻挡劈落的兵刃!
  黑白无常喫了一惊,急忙不约而同的撤力挫势,只听「噹」的一声大响,刀斧收势不及,猛地撞在了一起,砸出了几点火星。然后二人同时觉得肋下一麻,已被点中了穴道。
  「两位的寿衣在下只怕是无缘拜领了!」任东杰随手将侍芸放下,微笑道:「还是留给你们自己穿戴吧,或许更加合身些!」
  黑无常瞑目不答,似乎不屑再看他一眼。白无常却嘿嘿冷笑道:「久闻任东杰性好女色,为人最是怜香惜玉,谁知竟会如此对待同赴危难的女伴,当真令人齿冷!」
  听了这句话,侍芸拧转娇躯,幽怨而愤恨的怒瞪着任东杰,双眼中似有点点泪珠在滚动,窈窕的身子在微微的发抖。她咬了咬嘴唇,忽然冲了过来,泣道:「你……你的心真狠,我全心全意的帮你,但你却……却……」
  任东杰凝视着她,淡淡道:「你真的是全心全意帮我么?」
  侍芸气得酥胸颤动,蓦地扬起纤掌朝他面上掴去。任东杰眼明手快,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轻轻一拧,她就痛得叫了出来,眼泪哗哗的流下。
  「你简直不是个人!」她挣扎着抽泣道:「你是全天下最无耻的大流氓、大坏蛋!」
  任东杰面色一沈,冷笑着把她的掌心翻转到上方。亮如白昼的灯光照耀下,白皙秀美的指缝间赫然夹着三根青渗渗的尖针!
  侍芸的俏脸一下子变得苍白,目中射出异样的光彩。良久以后,她慢慢的点了点头,低声道:「原来你早已发觉了……」
  任东杰冷然道:「若不是我发现得早,现在倒在地上任人宰割的那个就是我了!」
  侍芸擦了擦泪水,忽然浅颦微笑。她的笑就彷彿是滋润大地的春风,娇艳中又带着一丝清新。她瞟着任东杰,嫣然道:「但我却想不通,你究竟是如何察觉的?」
  任东杰道:「你曾经说过,鬼脸书生不仅常常更换面具,连声音也刻意的伪装改变……」
  侍芸道:「不错。」
  任东杰冷冷道:「既然如此,当你还未进来时,又怎能单凭听到对方的一句话,就肯定的对我说,房间里面的人是鬼脸书生?」
  侍芸的笑容凝结在脸上,连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黑白无常、左雷东互望了一眼,各自气沮的垂下了头。
  突然,一个声音从门外传来,纵声长笑道:「好!好!任东杰果然不愧是人中豪杰,当真是武艺超群、机变无双!哈哈,佩服佩服!」
  笑声中,门口出现了一个人,正缓步向厅堂正中走来。这个人三、四十岁年纪,高帽白衫,一张脸矍铄清奇,似隐隐散发出一股睿智之光。走起路来犹似足不点地一般,颇有飘然出尘的安逸潇洒。
  任东杰的眼光立刻被这个人吸引,沈声道:「尊架是……」
  这人含笑不答,伸手从袍袖中取出一柄摺扇,「唰」的在掌中展开。雪白的扇面上写满了蝇头小楷,最右边的是墨迹飞舞的三个大字──出师表!
  任东杰心中一动,恍然道:「原来是神风帮的三当家,「小诸葛」罗镜文先生到了!久仰久仰!」
  罗镜文哈哈一笑,悠闲地摇着摺扇迈步而行。当他经过黑白无常身边时,扇缘似有意似无意的在两人胸前轻轻掠过。只听「嘿、嘿」两声轻响,两人一起吐出一口长气,手足竟恢复了自由。
  ──小诸葛摇的不是鹅毛扇,是铁扇!扇子送出的不是纳凉的秋风,而是解穴的劲力!
  任东杰脸色微微一变,他这才发现,罗镜文的武功远在其他几位当家之上,而且气度沈雄稳健,绝不是个好对付的人物!
  「任公子想必觉得奇怪,为何会遭遇到本帮如此无礼的伏击?」罗镜文说到这里,忽地面容一肃,恳切的道:「我们之所以这样做,主要是想试试公子的武功智慧,是否有传说中那么精妙高明。得罪之处,本帮深感抱憾,愿意向任公子郑重赔礼道歉!」
  任东杰又好气又好笑,皱眉道:「可是你们刚才的刀剑板斧都是真的……」
  罗镜文抢着道:「但任东杰也不是假的,对么?」他顿了顿,又道:「其实我们几个当家,并非是穷极无聊之辈,也不敢拿公子来开玩笑。但要不是亲手测试过公子的实力,又实在不放心把那样重大的一件事,委託于公子之手!」
  任东杰奇道:「委託什么?你们有事要我帮忙么?」
  罗镜文点了点头,忽然拍了拍手。满屋的美女立刻抬起受了伤的左雷东,在一瞬间就走得乾乾净净,连侍芸都混在人潮里退出了小屋,只剩下四个大男人直直的立在空蕩蕩的房间里。
  「请任公子穿上衣服跟我来!」罗镜文压低声音道:「咱们换一个稳妥的地方喝酒。我有机密的事情相商!」
  ************
  天色已暗,街上的行人渐渐地少了,每个人都急着赶回家与亲人团聚。劳碌奔波了一整天后,能呆在温暖如春的爱巢里,身边陪伴着相孺以沫的爱侣,膝下环绕着乖巧可爱的孩童,那将会是一幅多么温馨、多么动人的情景啊!
  ──可惜这种平凡人的快乐,又有几个江湖儿女可以享受到呢?
  黎燕走在寂静的小巷子里,长长的影子孤单地拖在身后。她的心中,正充满了苦涩的凄伤和深切的懊悔。
  每次偷情过后,她都会有这样矛盾的心理。可是每次一回到丈夫身边,她就开始控制不住的伤心、愤怒、失望,乃至重新出走,再去偷情……
  「为什么?我为什么要做大侠的妻子?为什么当初不嫁给一个普普通通的老实人……」她在无声的吶喊,喊一下,心头就痛一分。
  一匹老马步履蹒跚的从长街的另一边驰来,后边拉着一辆破旧的大车。赶车的老汉双鬓已斑白,乾巴巴的脸上满是皱纹,昏花的老眼映照着逝去的夕阳,越发显得愁苦而黯淡。
  ──他是不是也和自己一样,虽然有家却不愿意回?是不是家中也有一个无法沟通的亲人,让自己的心灵永远也找不到归宿?
  黎燕目中已有泪水盈眶,几乎忍不住要失声悲泣。触景伤情,岂非也是人类脆弱一面的最好见证?她咬了咬嘴唇,加快了脚下的步伐,同时把头扭到了另一边,不愿让人看到正欲奔涌的泪花。
  马车从身边经过,一切似乎都很平常。但就在这时,赶车老汉那双无神的瞳仁中,突然射出了两道婬亵而妖异的厉芒!
  他的右臂一振,长长的赶马鞭倏地向后疾飞,如同长了眼睛一样捲向黎燕的腰肢。这一下出手準确而迅速,实在令人猝不及防。
  劲急的鞭风震醒了沈浸在失意中的黎燕,她的身子立刻沖天飞起,险险的从鞭圈之中脱逸而出。只听「哧──」的布帛撕裂声响起,她的长裙下摆被鞭梢带到,竟整整齐齐的裂成了两半,一双结实健美的长腿一下子暴露在了空气中。
  「好个无耻的婬贼!」黎燕怒从心头起,娇叱一声,在半空中拧转娇躯,竟在身形还未稳定之时就已反守为攻,眨眼间就掠到了马车上方。
  谁知长鞭也如影随形的跟了上来,毒蛇般的鞭头飘逸灵动,挥洒之间风声隐隐,仍是捲向她的腰肢。黎燕双足在车辕上一点,人已借力腾空,破碎的裙裾随风飘飞,雪白的大腿完全的伸展了开来,构成了一副香艳的图案。
  老汉瞇起眼睛,色迷迷的婬笑道:「久闻卫夫人的双剑名震武林,想不到这双美腿更是妙绝天下。哈哈哈……在下这条小命,恐怕也禁不起卫夫人您轻轻一夹……」
  黎燕气得俏脸煞白,银牙一咬,伸手去拔背上的剑,但那长鞭像是跗骨之蛆般牢牢的粘着她,使她根本无暇缓手抽剑。数十招过后,她已是左支右拙,娇喘吁吁。
  忽听得「劈劈啪啪」一连串脆响,长鞭又在她身上连中了五、六下,撕碎的布片如飘瑞雪,纷纷扬扬的漫天飞舞,她身上裸露的地方更多,几乎已是不着寸缕。令人称奇的是,这劲道十足的鞭法只扯掉了她的衣服,却不曾伤到一丁点儿肌肤,可见使鞭之人的眼力腕力,已经到了一流高手的境界。
  「你……你这下流的老匹夫,我认得你是谁了!」黎燕忽地娇躯巨震,失声道:「你是「长乐神鞭」楚天良!」
  老汉哈哈大笑,神态甚是得意,道:「卫夫人好眼力,正是区区在下!这把鞭子的威力如何,夫人已经见识过了,那也不足为奇。可是在下还有另外一把神鞭,想请夫人仔细地品评品评……」说到这里,他意味深长的瞅了瞅黎燕红润的双唇,笑得更加婬亵了。
  「你癡心妄想!」黎燕的脸红了。她是个成过亲、有过经验的女人,当然知道这句话的真正含义,一颗心不由自主的沈了下去。
  江湖上最臭名昭着的几个婬贼──北有三无子,南有楚天良,西有迷魂盗,东有一柱香。这当中,楚天良的武功和荒婬的程度也许算不上第一,但他却最具有百折不回的毅力。传说他为了得到当朝宰相的千金爱女,不惜混入相府假扮挑粪长工,在高手环伺下忍辱负重了三个月,最终将那花朵似的姑娘糟蹋。这种死缠烂打的决心和狠劲,委实令人不寒而慄。
  黎燕想到这里,心中不由的一阵惊惧,身法也略微的凝滞了。楚天良眼见有机可趁,哪里肯轻易放过,手中长鞭犹似漩涡狂风般,一层层的向她绕去,存心要将她生擒活捉到手,以便好好把玩亵弄。
  再拆了三招,黎燕一个不留神,右足足尖已被牢牢缠住。她大声惊呼,急忙伸手去扯鞭头。楚天良嘿嘿一笑,身不动、臂不抬,单以手腕之力轻轻一拉,黎燕立时觉得一股极大的力道从鞭梢传了过来,整个娇躯身不由主的向车顶撞去。
  眼看她的脑袋就要砸个头破血流,说时迟,那时快,楚天良忽地撤鞭翻腕,一掌拍到了黎燕丰盛的臀部上,嘴里轻薄的调笑道:「好弹力……」言犹未了,掌心一按一拨,就将她的身子稳稳的送入了车厢内。
  「轰」的一响,黎燕重重的摔在地板上,这一下着实沈重,只摔得她四肢百骸无一不痛,甚至连全身的真力也消失得乾乾净净。而她心中的慌乱紧张,也已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接下来要发生的事,她简直连想都不敢去想……
  ──莫看她平时似乎胆子很大,可以在多人目光的注视下纵情欢爱,可以满不在乎的裸身对敌,可是当真面临被强暴的悲惨遭遇时,她的反应和其他女人也没有什么不同。
  就在她惶急无助之时,猛听得车厢外传来楚天良的一声暴喝:「老家伙,你又来多管闲事……」跟着又听得「砰砰砰」几下拳掌相交声,一个清脆的嗓音喊道:「师父,让琳儿来帮您揍这坏蛋……」
  黎燕心中一喜,身上的力气也回复了几分。她生怕外面相救之人不是楚天良的对手,急忙勉力拔出双剑,鼓起余勇从窗户上跳出了车厢。
  只见在空旷的长街上,楚天良早已跃下了马背,正同一个衣着光鲜的老者斗在一起。两人都是空手,晚风虽大,却也盖不过四只手掌上发出的呼呼风声。旁边站着一个身穿男装的少女,一双眼珠灵动之极,明媚的脸上带着调皮的神色,正跃跃欲试的想要出手。
  黎燕更不打话,双剑抖出点点剑花,疾刺楚天良的左胸。不料那老者突然探出左臂,一把拉住了她的双腕,厉声道:「你想干什么?」
  黎燕一怔,道:「杀了他……」
  老者沈下了脸,道:「老夫和别人交手时,任何第三者都不能插手!」
  黎燕跺着脚,发急道:「但……但他是个无恶不作的婬贼……」老者脸色铁青,不说话。
  楚天良纵声长笑,淩空翻了三个觔斗,人已远远的掠到了十丈开外,讥嘲讽刺的语声却清晰的随风送来:「卫夫人,「铁颈判官」傅恆的脾气,你难道还不清楚吗?就算我强姦了他的女徒儿,老家伙也不会倚多为胜的!哈哈!再见了,卫夫人,我会再来找你的……」声音越来越小,终于听不见了。
  黎燕不满的盯着老者,恨声道:「如果不是您老人家拦着我,刚才那一下已要了他的命。这次放虎归山,不知又会坏了多少清白女子的贞洁。难道您给自己立下的规矩,竟比千万人的危难更重要么?」
  老者却不答话,只是冷冷的道:「坐到车里去,跟我走!」
  黎燕瞪大了眼睛,奇道:「你要带我去哪儿?」
  老者一字字道:「去见你的丈夫!」
  黎燕的面色立刻变得像纸一样白!
  ************
  酒菜就摆放在桌上,宾主正围坐在桌边。在这间防守严密的厢房里,就算是一只苍蝇都飞不进来,无论多么机密紧要的事,都可以在这里放心大胆的说了。
  可是,从进入房里到现在,整整半个时辰过去了,罗镜文依然在无关痛痒的话题上高谈阔论、滔滔不绝。任东杰居然也一点都不着急,只是自顾自的喝着美酒,倒是陪坐的黑白无常有些沈不住气了,脸上露出了一丝丝不耐烦的神色。
  此刻,这两人早已除去了面具儒衫,回复了江湖人的衣饰服装。扮黑无常的是神风帮四当家,「一斧震岳」鲁大洪,他的面貌甚为粗豪,生得豹额环眼阔嘴巴,一望而知是个脾气暴躁的人。扮白无常的五当家「旋风霹雳刀」张继远恰恰相反,五官都比常人小上一号,一张脸就似缩了水般又难看又阴森。
  和这样的两个人坐在一起,恐怕谁都会觉得不大舒服,但任东杰却似毫不在意,他一仰脖子,喝下了第十八杯酒。浓烈的酒香,瀰漫得整间房的人都彷彿要醉了,他的双眼却依然亮如天上的明星。
  罗镜文饶有兴趣的看着他,微笑道:「你究竟是更喜欢喝酒,还是更喜欢女人?」
  任东杰懒洋洋的又倒了杯酒,反问道:「你究竟更喜欢自己的左手,还是自己的右手?」
  罗镜文道:「都一样,毫无分别。」
  任东杰端起酒杯,淡淡道:「这也是我的回答。」
  罗镜文大笑,道:「任公子果然是个妙人,不避酒色,率性而为,真正大丈夫也!如今的武林之中,满口仁义道德的伪君子太多了,像任公子这样的男子汉却实在太少。」
  任东杰凝视着杯中的酒,忽然道:「我既已痛饮过贵帮的美酒,又已见识过绝色的美人,总算欠了贵帮一个情。虽然不知道能否给你们帮忙,但我至少有兴趣听听你说的话的。」他顿了顿,把目光转移到了罗镜文的脸上,微笑道:「所以现在罗当家已可以直言了,到底想委託我什么事?」
  罗镜文点头道:「任公子快人快语,在下也就不再兜圈子了。」他深深吸了一口气,缓缓道:「你知不知道,神风帮里除了七大当家之外,最出名的人物是谁?」
  任东杰不假思索的道:「那自然是你们淩振飞帮主的夫人──号称江南武林之花的季雅琴了。听说她当年惊才绝艳、孤芳自赏,是江湖上所有年轻子弟的梦中情人,后来她嫁入淩家,从此芳蹤不现世间。但她的美艳端丽之名却从未被世人淡忘,据闻有的癡情男子公开宣称,只要能再见上淩夫人一面,就算倾家蕩产也在所不惜!」
  罗镜文点了点头,肃容道:「任公子,假如我们给你一个机会,让你能与淩夫人朝夕相处,请问你愿不愿意?」
  任东杰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脸上流露出错愕的表情。他呆了呆,随即笑嘻嘻的道:「那好极了,只要你们帮主不喫醋,在下正是求之不得!嘿,淩夫人怎么会突然想见我的?她想听我亲口说说过往的英雄事迹么?」
  罗镜文忙道:「不是淩夫人本人想见你,而是……而是我们自作主张的请你来的!因为她现在急需一个绝顶高手的保护……」
  任东杰哑然失笑,截口道:「保护?有这样一个绝色无双的美娇妻,淩帮主自会竭尽全力的呵护她,怎用得着我这个风流浪子去插上一脚?」
  罗镜文长长的歎了口气,苦笑着道:「实不相瞒,淩帮主……也就是我们大哥,他已经失蹤半个月了!」
  任东杰大喫一惊,失声道:「什么?」
  罗镜文低沈着嗓音道:「两个月前,大哥北上迎击快意堂,在他返回金陵的路途中,本来每天都会用飞鸽传书告诉总坛的众位当家,他已经到了什么地方。在十六天前──也就是九月初一那天,我们收到大哥的最后一封传书,上面说他距离金陵城已经只有二百里,估计初二傍晚就可以到达。可是……」
  他说到这里握紧了手中的摺扇,凝重的道:「他直到现在都没有回到总坛,我们也没有再收到任何一封书信。一句话,他──失蹤了!」
  任东杰沈吟道:「或许淩帮主是想暂时撇开帮务,一个人好好的静一静。」
  罗镜文坚决的摇了摇头,道:「不会的!大哥曾经说过,这里有件十分重要的事必须马上处理。而且,他也绝不是那种连招呼都不打就扔下朋友兄弟出走的人。」
  任东杰自言自语的道:「那样说来,只剩下两种可能了……」
  罗镜文苦涩的道:「不错。一种可能是大哥已落入对头的掌握,另一种可能是……」他迟疑了一阵,艰难的道:「……他已牺牲于小人之手!」
  一直坐在屋角倾听的鲁大洪忽地拍案而起,嘶声道:「谁说大哥过世了?谁敢这么胡说八道?大哥英雄了得,就算是千军万马一起围剿,也伤不了他的一丝毫发……」他越说越是激动,到后来竟忍不住放声痛哭。
  罗镜文歎息道:「四弟,不是我有心说丧气话。如果大哥真是被人绑架,这许多天过去了,对头也早该与我们谈判开码。照眼下这情形,唉!凶多吉少,凶多吉少呀……」
  张继远不以为然的把玩着酒杯,尖锐的声音刺得人人耳鼓发痒:「但大哥要是真的不幸被刺,我们为什么找不到他的遗体?对头藏着他的遗体作什么?」
  罗镜文却不回答这个问题,转头对任东杰道:「最让我们奇怪的是,从大哥失蹤的第二天起,淩夫人就接二连三的遭到暗杀!」
  任东杰奇道:「以神风帮在金陵城的强大势力,居然还有人敢在太岁头上动土么?」
  罗镜文沈声道:「外人当然没有这么大的胆子!何况,自从第一次暗算未遂后,我们六位当家已经有所警觉,加派了重重高手保卫淩夫人的安全。不料在如此严密的防护下,却仍然连着出了三次意外!」
  任东杰动容道:「听罗当家的意思,难道认为神风帮里有内奸?」
  罗镜文颔首道:「不错。从各种迹像来看,那个意图谋害淩夫人的兇徒,就潜伏在本帮的总坛里,而且……」他的声音忽然变得无比嘶哑艰涩,缓缓说道:「那个兇徒极可能就在我们六个当家之中!」
  任东杰似乎被这句话震惊了,举杯的手停顿在唇边,半晌也说不出话来。
  罗镜文苦笑道:「我知道任公子一时难以相信,但本人并非是在信口雌黄。事实上,大哥早已怀疑我们六人中出了内奸,只是他无法确定究竟是谁。这次他孤身远赴京城,把我们所有当家全都留在总坛里,就是因为他不知该信任哪一个好。」
  张继远冷冷道:「常言说得好,强敌易挡,家贼难防。我们几人彼此猜测、彼此怀疑了许久,却依然是毫无头绪。万般无奈之下,只好借助旁人的力量来保护淩夫人了。」
  任东杰歎了口气,道:「于是你们就找上了我,希望我能暂时的充当护卫之职。」
  罗镜文凝重的道:「你和本帮的任何一位当家都没有瓜葛,不可能与那内奸同流合污,所以是最适当的人选。」
  任东杰把酒倒进了嘴里,淡淡道:「但我却是个秉性风流的无行浪子,你不怕我藉机勾引淩夫人么?」
  罗镜文仰天大笑,连眼泪都差点儿笑了出来;鲁大洪和张继远的面上也露出了嘲弄之色,似乎听见的是世界上最荒谬、最幼稚的话语。
  「我知道任公子是个很有吸引力的男人。」罗镜文总算止住了笑,正色道:「不过,我可以向你保证,你是绝不可能把淩夫人弄上手的。」
  任东杰自负的道:「除非她如今已变成了一个又老又丑的女人,让我兴不起半点胃口。否则的话,哼哼……」
  罗镜文悠然道:「淩夫人正处在女人最成熟、最黄金的年龄,真可以说得上是「国色天香、气质典雅」,更加难得的是,她对我们大哥的忠贞专一,已经达到了天下少有的程度。除了自己丈夫外的其他男子,她简直连看一眼的兴趣都没有。等到任公子将来见到她后,就会明白我所言非虚了……眼下就请移驾鄙帮总坛,共同商量保卫擒凶的大事。未知任公子意下如何?」
  任东杰并不答话,只是拎起酒壶自斟自饮,浓厚的双眉微锁,似在思索一个极大的难题。一直到桌上所有的酒都被喝光了,他才伸手将杯盏一推,沈声道:「我不去!这个委託我也不会接手,请阁下另觅高明吧!」
  鲁大洪脸色骤变,厉声道:「为什么?你刚才不是同意了吗?」
  任东杰淡淡道:「贵帮若想委託我和美人花前月下的谈心,我自然是拍胸应承的!但若要我劳心费力的保驾护航,在下却提不起这个兴緻!」说完,他就站起身,头也不回的朝房门外走去。
  鲁大洪手握宣花斧,五根手指捏得「咯咯」作响,张继远的手也已按住了刀柄,两双眼睛如要喷出怒火来,死死地盯着任东杰的背部。只要罗镜文一使个眼色,二人就会如狼似虎的扑上去,用最狠辣的招式向他招呼。这一次没有那碍手碍脚的侍芸投鼠忌器,战局肯定和刚才有本质上的区别。
  谁知罗镜文却安然端坐在椅子上,悠闲的摇晃着摺扇。转眼间任东杰已出了门,他却连一点攻击的意思都没有,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他走了。
  鲁大洪忍不住拍案而起,怒道:「老三,你为什么不让我们拦住他?」
  罗镜文微微一笑,胸有成竹的说道:「因为我早已算準了,他会自己跑到神风总坛里去的。像他那样视女色为命的人,要是没有亲眼见到淩夫人的姿容,又怎么会压得住好奇心?所以,我们现在要做的事情就是,赶快回到总坛里去迎候他……」
  他的笑容显得十分自信,彷彿料定事情的发展必然会在他的预料之中。任东杰虽然是个出名难缠的人物,可是在他看来,也不过是掌中的一枚棋子而已,谁叫他那么好色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