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风月大陆 第二章 费山之虎

时间:2018-07-06
玉珠正待鬆手之际,身边微风飕然,一道熟悉的身影跃到了高巨的身侧,银亮的盾牌一闪,随后便是一把带着强烈电气的标枪奔雷一般直扑高巨的面门。
  「女神战士?!」
  高巨的心下暗自一凛,这个女神战士这一击着实狠辣,她并没有直接去救玉珠,而是朝高巨发出空前猛烈的攻击,使得高巨现在只有两个选择:一是拚就自己被伤的可能性先将玉珠击伤;二是放弃击伤眼前那个暗黑一族高手的大好时机,保护自己不受女神战士这一击。
  电石火花,高巨在别无选择的情况下,只得收手回转,上身往后一折,同时下方飞起一腿,满含真气的一脚正中那个女神战士护身的亮银盾。
  「砰!」
  一声巨响,女神战士往后连退了三步,但高巨也没有多少好处讨的,因为是仓促之间的出手,身形乱晃的同时,他也倒飞了三尺。原本缠在玉珠长剑上的那根细丝刺无力地滑落,让长剑顿得自由。
  玉珠的危机一减,立时含怒朝高巨展开猛烈的攻击,这时她变得十分谨慎小心,每一招内的真气均含而不吐,让高巨无法再次完全掌握,再加上那个女神战士在一边不时的策应,倒和高巨战得平分秋色。
  高巨的两根细丝刺上下翻飞,左右开弓,虽说一时没有落败之忧,但想要击败眼前的两个难缠的女人倒是极其困难。进退之间看到旁边的艾小小那副手忙脚乱的狼狈样子,高巨不禁气得哇哇叫。
  「叶天龙,你这个没骨气的胆小鬼,你到底是不是男人啊?居然用这样卑鄙的手段,派这么多的人来围攻,简直丢尽了一个武人的颜面!」
  可惜高巨的这一番话是白白打了水飘,叶天龙根本不吃这一套,合理利用手中的资源是这个男人的众多「优点」之一。
  让留在自己身边的一个原出身于金凤卫的女飞卫给自己倒了一杯酒,叶天龙含笑说道:「如果今天是你们两个混蛋对上我一个,你还会不会说这样的话?呵呵,不和你这个无聊的家伙多说了,还是看这边的耍大猩猩有意思。」
  艾小小听罢差点儿没气得吐血,想要大骂两句,只可惜现在的他已经自顾不暇,哪里来的时间和精力?
  一下子承受这么多的女神战士攻击,就算艾小小有三头六臂,也没有办法应付自如。这些女神战士在一起的时间是如此之久,使得她们之间的配合达到了天衣无缝的境地,在辛西雅的调度之下是进退有据,每一次和艾小小的接触都保证有六把飞电标枪招呼到他的身躯。
  这样一来,就算艾小小的「金刚护体」神功再厉害,六把足以洞金穿铁的飞电标枪在女神战士的全力催动下闪烁着美丽却足以致命的电芒击到他的身躯,其凝聚成一点的强大能量对全身经脉造成的冲击就让他难受之极,再加上飞电标枪本身的电系属性,更使得每一次的撞击都让艾小小感到所触及的地方一阵发麻。
  虽然一时间这样的攻击还不能给他造成很大的伤害,但这样下去,只消再多几个回合,体内的真气在不断消耗之下,一定会出现接济不及的时候,到那个时候,下场就是气消功散,失去了护体的神功。
  思忖至此,艾小小再也不敢设想下去了。他只有落足十二分的精神,试图在女神战士的包围圈中找到一条可以逃生的出路。
  但这谈何容易,经验丰富异常的辛西雅岂能容他如意,她指挥着一众女神战士们将这个大家伙围得密不透风,加紧了出手的速度和攻击的力度,记记落足了真力,不断地消耗面前对手体内的真气。
  「金刚护体」神功不愧是大陆上首屈一指的防御奇功,它能自动生成强大的防护真气,将攻来的劲气一一消解掉,但如果攻击过来的劲气强度超过其所能承受的範围,那么自然而然的需要体内的真气要来补充,也就是说要消耗掉施功者本身的真气,只是从来没有过如此强大雄浑的攻击,能让这神功的承受力达到极限,是以这个神功被誉为是「不破的金身」。
  但是今天艾小小所面对却是众多女神战士的合力攻击,其组合的攻击力在大陆上无出其右,她们发出的真气能量超过了「金刚护体」神功所能承受的极限,这样的结果就是,艾小小的体内真气急剧的消耗,根本来不及补充,更不用说有机会突出包围了。
  儘管艾小小是怒吼连连,双手一齐挥舞,左冲右突,但这也只是他的困兽犹斗,丝毫不能改变其败落的命运。
  辛西雅窥準时机,一个娇躯腾身跃起,半空中头前脚后,飞电标枪贴在亮银盾的边缘,势如风雷,像一头猎食的怒鹰,迅疾无比地扑向圈中正手忙脚乱的艾小小。
  「九天繁星穷碧落!破!」
  随着辛西雅口中吐出的娇叱声,攻击完猛烈一枪的女神战士一齐振动手中的飞电标枪,在艾小小的身遭幻出极其美丽的无数银星,恍若天上的点点星光,在外人看来是如此的灿烂多姿,但身处其间的艾小小却实感到一股强烈的杀气将他浑身上下笼罩,浓重得让他喘不过气来。
  发觉不妙的高巨疯狂地攻向玉珠,试图将她逼退一步两步,好去驰援陷入绝境的艾小小。
  整个身躯缩成一团,好比是一个出膛的炮弹一般撞向挡住他去路的玉珠,同时那两根犹如毒蛇般的黑丝刺以非常怪异的角度和形态在空中不停地颤动游移,活像毒蛇的两条舌信,择人欲噬。
  玉珠岂能让他如愿,此时的她变得十分聪明,不求有功但求无过,全力以赴来防守,运足十二分的暗黑真气将她的一个娇躯都变得有些似真似幻,手中的那把长剑更是全然变成散发黑芒的魔剑一般,在其身前筑成了坚固的防线。
  一边的那个女神战士也策应着提盾从侧面杀来,娇叱声中,手中的飞电标枪爆出灿烂的银光,以目力难及的速度发出,气流急剧的涌动,目标正是高巨飞行的路线上。
  高巨狂喝一声,急速飞行的身躯竟然在空中匪夷所思地顿了一下,似乎是已经算到了女神战士会发出她的标枪,雷霆万钧的飞电标枪从他的身前擦身而过,划破他护身真气时甚至发出了刺耳的锐啸声,带动他身上那件十分可笑的大袍一阵飞扬。
  但那个女神战士来不及再拔出身上备用的标枪,黑色的身团居然改变方向朝她这边狂猛地冲来,身形未到,强烈的气旋已经排空而来,其阴寒刺骨的感觉让人不禁心神俱颤。
  「不好,上当了!」
  明白过来的玉珠立刻奋不顾身地冲出,但那两根急速舞动的黑丝刺在她的身前所组成的密密的网线挡下了她的援手之举。
  眼看就要撞上那个女神战士了,高巨心中一阵欣喜,但见这个女神战士突然银牙一咬,居然不避不让,双手持盾,迎上了这一记猛烈的冲击。
  一声爆响,人影乍分。
  高巨弹起丈余,半空中身形舒展开来,衣袍飞扬猎猎有声,落地时身子微微摇晃了一下,显出相当吃惊的模样。因为那个女神战士并没有他想像中那般被撞飞开去,因此他的如意算盘没有打响。
  受到猛烈冲击的那个女神战士虽然是娇躯连晃,但居然不肯就此往后退上一步,其气势之强悍让高巨感到可怕,神族的女神战士的确有其让人惊讶的实力。
  娇躯的晃动停止了,女神战士原本红润可人的脸上变得一片煞白,因洛uo不想让出路来使高巨能够驰援艾小小,硬生生接下这一击的后果终于出现了。手中的亮银盾无力地垂下,眼中神光骤暗乍明。
  「哇!」
  她张口吐出了一口鲜血,然后又是一口,身子缓缓坐到了地上。
  不过高巨也无法在这个时候出手收穫胜果,因为玉珠已经缠上了他,长剑愤怒地爆出激光,无数道可怖的黑色剑影在他的身遭翻飞。而和女神战士的一记硬拚,也消耗了高巨不少的真气,一时倒也耐玉珠不得,只有全力招架。
  漫天的繁星在艾小小的身边渐渐隐没,一道气贯长虹的银光呼啸而来,将他的头面所有要害尽数笼罩,使得他根本毫无避闪的可能性。
  「你们也不过如此嘛!」
  艾小小发狂般的大叫,巨眼怒睁,连眼珠都要凸出眼眶了,全身真气尽数灌注于双臂,原本就粗壮的双臂更形壮硕,双拳突击,迅疾如流星暴雷,不避不让地迎向疾扑而来的辛西雅。
  辛西雅的飞电标枪疾突刺出,锐利的枪尖竟然幻化成一团灿烂的银光,激射向在眼前不断变大的拳头。
  夹杂着风雷的拳劲和夺目的银光在空中爆出怪异眩目的光芒,随后是一声狂震,辛西雅的一个娇躯在半空中轻灵地翻腾了两周,从艾小小的头顶越过。
  「你认命吧!」
  刚一鬆口气的艾小小顿时脸色大变,因洛ub其身遭的繁星后面,突然刺出了五点耀眼的冷电,这才是辛西雅所说的「九天繁星穷碧落!破!」中的那个「破」字诀,就连辛西雅刚才那一下雷霆万钧的冲击也只不过是为这最后的攻击作铺垫。
  三前两后,前面的是品字形,后面的则是一字排开,五道突破了速度极限的电芒使得艾小小和女神战士之间那一点点距离好像根本不存在,等艾小小看到的时候,吐着银白电芒的枪尖已经无情地光临到失去大半防护力的身躯上。
  一声惊天动地的大叫,所有耀眼的光芒倏消,人影分开。
  圈中的艾小小气色灰败,身上的衣衫经过这一阵的搏杀,早已被凌厉的真气刮得破烂不堪,连嘴角都显出丝丝的血迹,但这些还不是最重要的,在他的左肋下鲜血泉涌,还有一处是在背后,被电芒灼伤的皮肉发出焦味,枪痕十分明显。
  坚不可摧的「金刚护体」神功终于被强大的女神战士所破,肉身的伤痛还比不上内心的惊骇,艾小小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感觉,对于自身功夫的信心大受打击,这次的败绩在他的心中留下了深深的痕迹,使得这个「金刚护体」神功出现了一个破绽,这是他未曾料想到的。
  对于这样的成绩,叶天龙并不感到满足,因为这是以一个女神战士的负伤换来的,既然付出了代价,那么一定要有赚头才可以,向来不肯吃亏的男人立时下了这样的命令。
  「不要放鬆,继续攻击那个大家伙!」
  「这个家伙想干什么?」
  高巨闻声大怒,不由得嗔目大喝道:「无耻之尤,依仗人多势众胜了也罢,你居然还想赶尽杀绝,简直是十足的小人。」
  但他骂归骂,被玉珠缠住后根本无法有机会用行动来加强话语的威力,所以叶天龙也不把他的话放在心上,因为他不是那些受正统骑士教育的人,他的最大课堂是在街头和下层社会。
  辛西雅一声娇叱,女神战士的脚步开始移动,艾小小犹如一头负伤的野兽,虽然气势汹汹,但已经是色厉内荏,外强中乾了。
  刚刚架封住前面的攻击,身后的女神战士又在他的身上留下了一道伤口。
  才两个照面,艾小小的身上已经添了不少的伤口,很明显他不能再支持多久了。
  看到这时,叶天龙才真正放下心来,战局已经完全控制在手,只要辛西雅解决了艾小小,然后再来对付这边的高巨,这两个身手超绝的敌手还不是照样成为自己的手下败将吗?
  他忘了一点,这次的战斗,他并没有出力,所以称其洛u灾v的手下败将实在很勉强,但素来脸皮够尺寸的男人是不会在意这些小事的。
  但叶天龙的得意没有维持太多的时间,数道人影突然出现在他的视野中,距离还在十丈开外,只见他们的手中端着相当怪异的武器,有点类似于机弩,但又比机弩少了弓弦,前端是一截圆管般的金属製品。
  叶天龙还没有来得及转过念头来,数道强烈的白光从那些人平端着的武器前面喷出,使得他的眼中一片发白。
  「这是……」
  大吃一惊的叶天龙猛的从椅子上跳起来,数声惊呼,原本围攻艾小小的那些女神战士纷纷散开,有几个显然是被那几道白光击中了,身上出现大大小小的伤口,所幸她们强横的肉体有着无以伦比的恢复力,这样的伤口对她们的行动还够不成严重的阻碍。
  但这些人的攻击居然使得这些女神战士无法及时作出反应,虽然说他们是採用偷袭的战术,但这些白光的速度和威力还是让所有人感到吃惊。
  艾小小大大地鬆了一口气,连忙跃到往这边冲来的那些人之中,口中恶狠狠地叫道:「快用光枪干掉她们!」
  数道白光再次从这些人手持的光枪中射出,但此次早有防备的女神战士再没有让对方有可乘之机,张开的亮银盾有效地将这些射来的白光一一格挡,在盾面上迸散的白光煞是好看。
  这时缠斗中的玉珠和高巨也藉机分开,各自回到本方的阵营中。那个被高巨击伤的女神战士也恢复了七七八八,早已退回到辛西雅她们所列的阵势之后。
  挡过两轮的攻击之后,辛西雅发现原来这些人的身手仅仅是普通高手的水平,只是他们所使用的武器威力相当惊人,每一次发射出来的白光含着极其强大的冲击能量,好像是一个超一流的高手站在面前发出真气的攻击一般。
  什么时候出现这样一种武器,比之强弩要厉害数倍?就算是一个普通人的话,持有这样的武器也足可列入高手的行列了。
  心中想着这样的念头,辛西雅知道光是抵挡肯定不是办法,因为这些人手中的武器好像没有真气不济的时候,一直不停地发射。而自己这些人却是要付出体内的真气加注于亮银盾上,才可以将攻击接下来。
  「用标枪远攻!」
  叶天龙在后面也看出端倪,知道这样下去情势对自己不利,立刻低声对辛西雅下令,同时心中暗暗可惜,如果有一个擅长远攻的魔法师在身边就好了,可以给这些来历不明的家伙一点厉害瞧瞧。
  想到这里,他的心中一动,那个刁蛮的倩公主怎么这段时间都没有看到,难道说躲起来了吗?虽然在身边时会感到头痛,可是现在想想也觉得挺有意思的,而且像这种场合,如果有她这样的一个大策法师在身边,绝对是大有胜算。
  看到辛西雅和她的女神战士们举起了手中的飞电标枪,高巨暗暗叫苦,他知道在大陆上,论到使用标枪进行远攻,没有人能出女神战士之右,而在身边的这些个护卫兵其实身手并不出众,应付普通的高手也许绰绰有余,但对上女神战士的话,很有可能会受伤的。
  如果刚才的偷袭能将女神战士的战力消掉一些就好了,但在看到女神战士那可怕的恢复力后,他知道自己这个念头也是白搭的。
  如果人多的话,那还有胜算可言,因为靠着光枪一齐发射的威力,足以让女神战士们无暇发出她们的飞电标枪,可现在又只有这些个人。
  算来算去,自己这边毫无胜算可言了,高巨的心中也是大为气诿,再看看身边的艾小小,一副惊魂未定的样子,虽则已经运气止住了血,但满身的伤口也让他没有再战的实力。
  「住手,怎么可以对东督大人这般无礼!」
  就在辛西雅她们将要发出手中蓄势以久的飞电标枪之际,一个柔和中带着威严的声音传到了场中每一个人的耳朵里。接着一道身影出现在场中,位置竟然是双方的中间,一袭随风飘扬的青衫透出几许潇洒自在的神情,负手而立的样子更是显出来人的充分自信心。
  叶天龙暗暗一惊,这个人什么时候来的,居然能够无声无息地接近战团这么近?更可怕的是,来人举手投足之间所散发出来的那股气势,有种让人无法抗拒的感觉,从而从心底升起仰慕敬佩之心。
  他虽然只是在那里这么一站,但双方的剑拔弩张之势竟然在无形之中消弥不少,那些手持光枪的大汉纷纷应喏站立,神情极其尊敬。
  叶天龙作了一个手势,辛西雅和她的女神战士们将飞电标枪和亮银盾收好,退到了他的身后,但脸上依然含着深深的敌意。
  「请问这位先生如何称呼?」
  叶天龙感受到来人的气势,抱拳略施一礼,朗声问道。
  「在下费山武雄义,对东督叶大人可是久仰大名了。」
  武雄义的声音柔和低沉,十分清晰地传到场上每个人的耳朵里,就像是在耳边说话一样。
  玉珠和辛西雅都交换了一个惊讶的眼神,这个人虽然从来没有听人说起过,但从其所表现出来的功力来看,绝对是超一流的好手。
  对于叶天龙来说,费山的概念仅仅是属于楚越国的领土,据说是一个风景优美的好地方,但是要去游览的话得花上一大笔钱。此时的他还不知道,日后的费山还会因为出了武雄义这个被称为「费山之虎」的男人而震惊大陆。
  「实在很抱歉,我的手下人不知道天高地厚,竟然冒犯了叶大人的虎威,若有得罪之处还请大人海涵!」
  武雄义对走到自己身边的高巨、艾小小等人低喝道:「快向叶大人赔礼道歉!」
  高巨和艾小小的眼中闪过一丝怒色,但却是恭敬地应了一声,随着那些护卫一起向叶天龙施礼。
  叶天龙受过他们的见礼后,微笑着对武雄义说道:「武先生真是客气,才一见面就给了天龙这么一份大礼。」
  武雄义不温不火,依然带着笑意答道:「叶大人身边有这么一群女神战士作护卫,真是让人羡慕不已!」
  叶天龙知道这个家伙一定在一旁看了不少时间,直到情势不对时才出面的。他猜得没错,武雄义的确是在大小杀神和叶天龙交手时就已经来了,但他一直藏身一旁,冷眼察看,连那些用光枪的护卫也是他下令上来的,一来试试这武器的威力,二来可以看出叶天龙到底有多少实力,这些传说中的女神战士能不能挡住光枪的攻击。
  叶天龙看了一下武雄义手下人所持的光枪,心中一动,便出声问道:「这种武器好厉害啊,我还是第一次看到具有如此威力的远程攻击。」
  武雄义接过一个手下的光枪,递给叶天龙,笑道:「这是在下设计製造的光枪,给他们拿来防身用的,让叶大人见笑了,看起来对大人的女神战士们好像一点用都没有。」
  叶天龙心道:「可是天下有多少人能像女神战士她们一样呢?」
  他将手中的光枪仔细看了一下,对其製作的精密和技巧讚歎不已,真不知道这样一个小小的东西会有那么大的威力。
  随手将这光枪递给玉珠,叶天龙敬佩地说道:「先生真是高人,居然能设计出如此的利器。」
  武雄义微微一笑,道:「我曾是天机族鬼大师的大弟子。」
  「曾是?」叶天龙颇感兴趣地将这个词再念了一次,微笑道,「原来先生是鬼大师的得意门生,怪不得能有如此的技艺。我和鬼大师倒有过一面之缘。」
  想起和鬼大师的相遇,叶天龙不禁在心中暗暗发笑。
  「因为我不是天机族的人,所以现在我已经不是鬼大师的弟子了。」武雄义不想多说,只是将话头一带而过,但说这话时,他的语气却洩漏了内心的波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