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老公的精液

时间:2018-08-08
我放下电话,老婆出去办公司的展会,王峰忝着脸要去帮忙,我哪能不知道他的想法,藉机又上我老婆,不过没关係,我刚刚就是打电话给秦蓝,叫她来陪我。
我舒服的坐在沙发上,想着秦蓝的丝袜小脚摩搓我的鸡巴的快感,张强和许军替我去参加一个什么公司的年庆,估计有些好处,不过没人陪我一起搞秦蓝,有些乏味,我早已经习惯几个人一起插弄一个女人,视觉和感觉的刺激都比自己一个人搞来的爽,
门铃响了,「小淫妇还挺快的嘛。」
我打开门,秦蓝一下飘进客厅,「你叫我,我当然要快点了。」秦蓝嘟着小嘴。
我笑着把手伸进她的裙子,咦,滑溜溜的屁股,「你没穿内裤?」
秦蓝摇摇头,一下坐到沙发上,「我和杨姐一起买了好几双高筒丝袜和吊袜带,她说你最喜欢这个,」
秦蓝不介意的分着腿,我可以清楚地看见夹着丝袜的两条黑色细带,还有腿之间微微合拢着的淫穴,「还看,插都不知道插了多少回啦。」秦蓝看见我的眼神,笑着说。
「百看不厌啊,再说你要吃多点,还是那么瘦,乳房都没手感了。」
我坐到她身边。
「知道你就爱杨姐的那对,和死王峰一样,哼!」秦蓝转过头。
「不是不是,各有所爱。」我酣着脸把手伸进她的裙底,轻轻抚弄淫穴,秦蓝转过头,和我亲吻着,舌头伸进我嘴里调弄,
我刚要顺势脱她的衣服,门铃又响了,「谁呀?」秦蓝的性慾被干扰有些不快,我也摸不着头脑的去开门。
拉开门一个汉子站在我面前,「表弟,好久没见了。」他笑笑。
「股、股、啊,表哥,」我一下叫出来,原来是我的表哥,大我几岁,早前去南方倒弄买卖,赚了钱,回来就开始炒弄股票,好像发了大财,满嘴里全是股票的事,家里人全叫他股股,我也老叫他股表哥,我连忙把他迎进屋内。
「弟妹呢,没在吗?」表哥坐在沙发上,我坐在他对面。
「她出去开会,没在,这么好,想起我这个表弟了?」我给他上了支烟,秦蓝贴着我坐在沙发扶手上,两只手搂着我。
「过来谈点生意,呵呵,这位是?」表哥看看秦蓝。
「我也是他老婆,对不对?」秦蓝用手指点着我的头。
我啊啊的应着,「她就算是吧,这次来就光谈生意?」我抓住秦蓝的手回应着表哥。
「呵呵,你小子,还挺能花花的,我还带了你表姐,记得吗?谢琳,和我老婆就差一个字,我老婆叫谢依琳。」
表哥点上烟。
我有点印象,好像是哪个姨的女儿,年龄比我大几岁,「我当然记得,你还和我一起偷看她洗澡呢,那年我才十岁,全被你带坏了,表姐也和你一起来谈生意吗?」我问道。
「哈哈,还记着呢,没有,她和我老婆都在我们那里的银行上班,我给安排的,特轻鬆,最近她儿子刚上初三,学习紧张,她带他来外地散散心,我就带她们来了,别说,你表姐的体型现在也不错。」表哥坏笑了笑又瞟了一眼秦蓝。
我对表姐倒没什么兴趣,「干嘛不把表嫂也带来,住在这里也行。」我记得去参加表哥的婚礼,印象里表嫂身材不错,可惜,不知道表哥经常去南方,喜不喜欢这个调调。
表哥似乎注意到秦蓝的裙子里面,有点目不转睛的看着,秦蓝发现到他的目光,推了推我,「表哥,什么时候回去呢?」我大声问。
「啊?啊,我本来想找你去吃饭,那我就先告辞了,你这个,这个老婆的身材不错,呵呵。」表哥先是愣了一下,接着老脸一红。
我连忙叫住他,「我又没让你走,你就在我这里歇歇吧,要不先洗个澡?生意急不急?」我站起身。
「我约了他们晚上吃饭,现在是没事,可是留下来有点碍事呀,呵呵,」表哥倒是一脸随和,虽然是小城市出身,但是经历过不少大场面,办事也有数,话中暗指我和秦蓝。
「哪会,天气太热了,你先去洗个澡,在我这里好好休息一下,晚上再去,表姐她们呢?」我拿出我的睡衣递给他。
「她们?我安排进饭店了,不过这边的酒店挺贵噢。」表哥也不再推辞,跟着我进了浴室。
我帮他搞好之后,回到客厅就被秦兰缠住了,「你又不让他走,是不是想和他一起搞我呀,坏蛋。」秦蓝倒是猜出了我的心思。
「毕竟是我的表哥,陪陪他,再说我也喜欢呀。」我的手摸到她的淫穴,已经湿乎乎的。
「算了,只要你让我陪,谁让我喜欢上你了,不过,不能让他搞后面,我要留给你。」秦蓝搂着我深深的一吻,我忽然感觉不到她淫蕩的感觉,我又想起我们一起淫乱的时候,秦蓝好像也只用嘴和淫穴陪他们,每次只有我才能插进她的后面,一时间我的胸口有些发闷。
「好,随你喜欢,老婆。」秦蓝听见我叫她老婆,满意的笑了笑又和我缠在一起,
浴室的门一响,我鬆开秦蓝,股表哥穿着我的睡衣来到客厅,「来,表哥,让我先帮你鬆鬆骨。」秦蓝做出挽袖子用力的样子。
「你?瘦瘦的也行?呵呵。」
表哥侧坐在沙发上,秦蓝一条腿跪在沙发上一条腿站在地上,帮表哥捏着肩膀,我坐到股表哥身边,「股表哥,感觉如何?」我笑着问。
「不错不错,呵呵,」表哥笑笑。
秦蓝的手顺着股表哥的肩膀绕到胸前,身子也贴到表哥的后背上,乳房紧贴着股表哥,表哥明显感受到这个刺激,只是闭着眼强忍着坚持不动,秦蓝的手渐渐向下摸去,到了小腹的位置,我看着股表哥的裆部慢慢挺起,脸也有点红了,呼吸明显加快。
接着秦蓝变成跪在我和表哥之间,手轻轻捏着股表哥的大腿内侧,嗯,表哥的鸡巴已经有沖天之势。秦蓝的手轻巧的一解,表哥的鸡巴从里面直挺出来,「哎呀,这?」股表哥一时没想到。
「股表哥,你已经受不了了?」秦蓝用手握住表哥的鸡巴,轻轻套弄。
「这,表弟,不太好吧。」表哥说着,又忍不住很享受秦蓝的套弄。
「股表哥好好享受你弟妹的服务吧。」我笑着说,手轻轻抚弄秦蓝的乳房。
「股表哥,忍住噢,」秦蓝张开嘴套住表哥的鸡巴,上下舔弄。
「噢,这真是,不错,噢,再深点儿。」表哥半躺在沙发上,秦蓝尽量深的吞吐着表哥的鸡巴,虽然已经有些习惯鸡巴的味道,她每次口交还是只给别人弄很短的时间,除了我,不知为什么,我脑海里老出些奇怪的回忆。
「别叫我表哥表哥了,叫我股股吧,他们都这么叫我,哦。」表哥扶住秦蓝的头,又让秦蓝套弄了一阵。我把她拉起来,帮她脱掉了上衣和短裙。「哦,表弟,你老婆的身材,真不错,呵呵,瞧这双丝袜腿,迷死人的性感呀。」股表哥有点贪婪的看着秦蓝。
我低头看看,秦蓝脚上穿了一双露趾的高跟凉鞋,半透明的丝袜脚尖让我蠢蠢欲动,「哦,股股,你的鬍子好扎人哦,」表哥趴在秦蓝的双腿间使劲的舔着淫穴,鬍子刺的秦蓝的淫穴让她有点受不了。
「呵呵,那可爽得很呢。」
表哥索性用手分开秦蓝的淫穴,用鬍子刺弄淫穴上的小突起,「哦,啊,别动了,我受不了了,啊!」秦蓝靠在我怀里,反手抓住我的肩膀。股表哥把她的丝袜腿扛在肩上,脸几乎埋进她的淫穴里,晃动着头使劲刺激着秦蓝的淫穴。
「呵呵,表弟,她得味道真不错,」股表哥抬起头,连鼻子上都沾着秦蓝的淫水,咧着嘴笑。
「股股,你不想进来吗,你刚才刺的我好痛哦,」秦蓝转过身,半跪在沙发上,屁股对着表哥轻轻晃动。表哥哪还忍得住,扶着她的屁股,就把鸡巴插进秦蓝的淫穴,前后抽插起来。
「表弟,你真行,她的里面怎么这么挤,她妈的,比我老婆第一次还紧。」表哥有点没想到,「不行了,再夹我就射了。」表哥努力的忍着。
「老婆,干嘛那么用力啊。」我捏捏秦蓝的小脸。
「那他本来就很粗嘛,我都没夹。」秦蓝努力的放鬆着淫穴,乳房被表哥插的不停的颤动,她掏出我的鸡巴,「老公,给我,我要嘛,」秦蓝有时一脸淫蕩还带着娇羞。
我把鸡巴插进她嘴里,她的舌头仔细的舔弄着我的鸡巴,由前至后,接着是鸡巴蛋,轻轻的咬住,我觉得下边一阵酸麻,差点坐倒,秦蓝的舌头又到了我龟头后面的一圈,轻轻绕弄着,麻酥酥的刺激直到我的脑顶,「你越来越厉害了,我都不行了。」我有点感觉要射。
秦蓝吐出我的鸡巴,「不行我还要呢。」
我让股表哥躺在沙发上,秦蓝坐在他鸡巴上,上下套弄,「真爽啊,表弟,你这个老婆让你调教得太完美了,哦,佩服,啊!」表哥握住秦蓝的乳房捏弄。
「老公,来啊。」秦蓝回头渴望的看着我,我扑上去,鸡巴对準她的肛门,秦蓝帮我扶着慢慢的插进她的肛门。
「表弟这也行,我真是开眼了,哇!」表哥和我同时感受到对方的鸡巴的压迫,表哥忍不住大叫,我配合着表哥一起插弄秦蓝。
「哦,啊,好舒服,哦!」我知道秦蓝的高潮来得很快,暗暗让秦蓝夹紧股表哥,果然又套弄了十几下,表哥闷吼了一声,秦蓝连忙一拔淫穴,用手握住套弄表哥的鸡巴,「啊,厉害,这是,哦!」表哥一洩如注,精液全喷在秦蓝的丝袜腿上,足足喷了四五次之多。秦蓝接着慢慢套弄着,把表哥的鸡巴在自己的丝袜上慢慢磨蹭,挤出最后一点精液。
我开始加快抽插速度,手也伸到秦蓝的淫穴那里拨弄,她最喜欢我一边插她的肛门一边抚弄她的淫穴,「啊,啊,老公,好爽!」
秦蓝紧紧抓着我的手抠在她的淫穴上,我感觉她里面一阵潮热,淫穴里淫水也流出来,知道她到顶了,慢慢抽弄鸡巴,多给她一些快感,「老公,只有你会让我舒服。」秦蓝的头贴着我。
「哦,我很不舒服啊,」表哥怪叫了一声,原来秦蓝的手向前一抓,正好抓住股表哥的鸡巴,她一用力,表哥可就受不了了。
「表弟,你真不赖,老婆这么会弄,我还是第一次这么爽,去外面找小姐也不敢这么放肆的搞呀,呵呵。」表哥心满意足的又点上一根烟。
「嫂子不也挺好,你还没享受够呀。」我从秦蓝的肛门里拔出鸡巴。
「她?会什么?就一个姿势,每次我都不爽,真是的,唉?」表哥突然想起什么,「下次你去我那,帮我好好调教调教你嫂子,让她也学学,没事,反正我们兄弟俩,呵呵,哦,顺便给我也弄点像你老婆这样的内衣,看着就过瘾,我老婆穿来穿去就那几件,丝袜内裤什么的。」表哥有点来了情绪。
「好呀,有机会尝尝嫂子的味道了,哈!」表哥和我都淫笑起来。
秦蓝狠狠捏了一下我的鸡巴,我做痛苦状,她刚想用嘴含住我的鸡巴,我拦住她,「为什么,不想?」秦蓝贴近我的耳朵问。
「你都弄半天了,休息一下。」我抱住她。
「我没事,可你还没射出来呢,对身体不好。」秦蓝用手握住我的鸡巴,有点感动的看着我。
「看来我要先走了,免得又忍不住要再来几回,晚上就麻烦了。」表哥站起身。
我跟着也站起来,「我跟你去看看表姐她们,来了也要打个招呼。」我拉起秦蓝,「晚上我去你那里,今晚我陪陪你,就你和我,老婆。」我对秦蓝说。
「真的?太好了,」秦蓝一脸幸福看着我,虽然不是那么淫蕩,我看着也觉得很动人,难道,我驱散了想法,
和表哥一起下楼,叫了出租车让秦蓝回家,「真不错,你找的女人,呵呵,弟妹不知道吗?」股表哥看着秦蓝的屁股目送她上车。
我看着车开走了,「如果刚才是你弟妹的话,你就下不了楼了,股股。」我拉着大笑的表哥又拦了一辆出租车。
到了王峰家,秦兰一个人在看电视,「吃饭了吗?你,」我走到沙发旁边坐下,伸手搂住秦兰。
「早吃过了,还以为你很快就来呢,这么慢,是不是又缠上你那表姐了。」女人的直觉是十分可怕的。
「哪有,我在养精蓄锐,不然哪敢来见你。」我开着玩笑。
「你是不是只对我的身体有兴趣,除此之外呢?」秦蓝的微笑让我有点摸不着头脑。
「哪里,我对你哪里都很有兴趣,不过你已经嫁作他人妇了,不过正因为如此,我才更有兴趣。」我轻轻捏住她的下巴。
「每次和他做,总是觉得很痛,常常要忍到他射完才行,有时候我真很怕做爱。」秦蓝伸了个懒腰,我顺手把她的衬衣撩起来,她戴着乳托。
「喜欢吗?我特地戴上等你来。」秦蓝用手托起自己的乳房,挤在我面前。
「喜欢,王峰呢,他不好这口吗?」我抚摸着她的乳房。
「他现在很少理我了,除了一起去你家胡闹,他更爱你老婆的屁股。」
我也知道王峰总是藉机搞我老婆,比如这次去出差,而且我还知道这小子仗着手里的权利,搞了他手下的几个姑娘,许军也有份参加,所以更对秦蓝没兴趣了。
「他玩我老婆,我也玩他老婆。」我笑笑。
「你不怕你的杨影爱上他?」秦蓝搂着我的脖子。
「不会,我老婆除了在床上的时候淫蕩,下了床她很明白事情的大小。」这点我对老婆倒是很有信心。
「所以我很嫉妒杨影,我也拚命让你快乐,你喜欢看我被人插,我就淫蕩的让人插我,其实你却并不喜欢我。」秦蓝的表情微笑,但气氛让我感到压抑。
「我也很喜欢你的,你和杨影一样重要,王峰不理你,你就来找我,随时都可以,就算杨影在家也一样,明白吗?」我亲亲她的脸。
「和你做过后我才知道性爱的快乐,虽然你害我,在你办公室里的那种紧张感和刺激感我永远都忘不了,我喜欢你那时的味道。」秦蓝捏了一下我的鸡巴。
「你要来随时都行,不如,我把你调到我们公司,不知道王峰愿不愿意?」我想起王峰在公司里搞姑娘的事。
「真的?管他呢,我要去你的那个部门。」
秦蓝十分的开心,我却发愁以后没机会再去玩姑娘。
「你担心哪,放心,我不会妨碍你去害其他的女人的。」我再次体会女人的直觉得厉害。
「哪有,等我的消息吧,你今天累不累,我先回去吧,明天有时间我再来,表姐现在住在我家里。」我想站起来,被秦蓝按住。
「你不想看我的丝袜吗?」
秦蓝慢慢拉开裙链,让裙子落到地上,她穿着一双黑色的极薄的丝袜,腰部和大腿只有四根丝带连接,就是把吊袜带和高筒丝袜合体,秦蓝的大腿好像只有一层浅黑色的光泽盖住,我轻轻抚摸她的丝袜腿,光滑而柔软。
「真美,秦蓝,你真美。」我情不自禁的把脸贴在她的腿上。
「你这个色狼,嘿,」秦蓝脚上穿着一双头很尖的高跟鞋,细细的高跟如同长钉,她用一支脚踩在我的软软鸡巴上,鞋尖隔着裤子摩搓着我的鸡巴。
「噢,」我有点痛又有点快感,秦蓝把我的鸡巴掏出来,连同鸡巴蛋一起踩在脚下,我感到鸡巴蛋被挤压得酸痛,「啊,不行了。」我呻吟着。
接着秦蓝甩掉一只高跟鞋,站在沙发上,丝袜脚用力的搓弄我的鸡巴,让它慢慢的勃起。
「硬了,臭色狼,让我的脚就弄硬了。」秦蓝的丝袜脚一边搓弄鸡巴的根部一边踩着我的鸡巴蛋。
「噢,真他妈的不行了。」我爽的直叫。
「臭色狼,还爽,舔我的脚。」秦蓝似乎疯狂的来了情绪,把丝袜脚踩在我脸上。我含住她的丝袜脚尖,隔着丝袜舔弄着她的脚趾。
「舔得不错呀,这里也要,快点舔。」秦蓝分开腿坐在我脸上,淫穴贴在我的嘴上,手抓住我的头髮,我伸出舌头,探进她的淫穴,随着我的搅弄,秦蓝不停的扭动着腰。
「啊,好舒服,再往里些,噢,」秦蓝的淫水渐渐多了,我用舌头刺激着她的淫穴上面的突起,「噢,噢,啊!」
我把秦蓝翻倒在沙发上,「刚才你玩得很爽吧,还臭色狼,你真行啊。」我抓住秦蓝的两只丝袜脚。
「啊,老公,人家玩玩嘛,让我舔舔你的,好不好?」秦蓝伸手够到我的鸡巴,轻轻套弄。
「不行,今天不给你。」我握住自己的鸡巴,用龟头慢慢地摩擦淫穴上的突起。
「啊,受不了了,老公,我错了,求你,插我,好嘛。」秦蓝的叫声越发的淫蕩。
「再用脚给我弄弄。」我坐在沙发上,叉着腿,秦蓝用穿着高跟鞋的脚垫在我的鸡巴下面,另一支丝袜脚夹住我的鸡巴搓弄。
「老公舒服吗,老婆的丝袜脚就爱给你揉鸡巴。」秦蓝的脚尖轻轻蹭着我的龟头,又顺着鸡巴滑到下面,拨弄我的鸡巴蛋。
「妈的,你的技术越来越好了。」我有些把持不住。
「老公,让我帮你舔舔吧,好不好?」秦蓝把淫蕩挂在眼里,我答应了。
秦蓝的舌头不停的在我的鸡巴上游走,时轻时重,加上手的帮忙套弄,技术实在已经在我老婆之上,又被她连着吸弄了几回。
「噢,你是不是要我射在你嘴里啊,小淫妇。」我努力控製着感觉。
「只要老公愿意,射在哪里都行。」秦蓝吐出我的鸡巴,她的狐媚功夫我已经有些吃不消了。
她刚转过身去,我就从背后插入了淫穴,「不弄后面了吗?老公。」秦蓝直起身把脸转向我,我把舌头和她的纠缠在一起。
「也要做做正道。」我说着往淫穴里抽插。秦蓝最差的就是高潮来的太快,如不使劲夹住里面的鸡巴,很快她就不行了,我感到鸡巴周围的压力。
「小淫妇,还要夹我,是不是?」我加速抽动鸡巴。
「老公,我不行了,我哪敢夹你噢,啊。」秦蓝喘息着呻吟着。再插弄了十几下,我觉到淫穴里微热湿潮,秦蓝叫了一声,直起身反手抓住我的脖子,我夹住她兴奋的挺立着的乳头,缓慢的很深的插进淫穴再慢慢拔出。
「噢,老公,你让我最舒服,噢,来吧,接着射在我里面,我可以。」秦蓝的指甲深深掐进我的脖子,我接着深插几次,就拔出了鸡巴。
「从后面吧,是不是老从后面已经不舒服了?」秦蓝抱着我。
「哪有,你已经很厉害了,我要歇歇,你用手帮我弄。」秦蓝听话的趴在我腿中间,用手套弄我的鸡巴,时而用舌头刺激龟头,未鬆弛的神经又被刺激的来了冲动,接着的几下套弄,我感觉鸡巴一涨,龟头酸麻。
「老婆,我想射在你鞋里。」
秦蓝丝毫不犹豫,脱下脚上另一支高跟鞋,接在我的鸡巴下面,我闷哼了一声,精液直直的喷入秦蓝的高跟鞋里,她慢慢帮我撸动着鸡巴,把鞋跟贴到我的龟头上。
「老公好多呀。」
秦蓝举起高跟鞋给我看,鞋里面一层精液,她把鞋斜着拿着,精液慢慢积到鞋后跟的地方,
「老公,怎么办呢?」秦蓝看着我。
「你想不想喝呀?」我话音还没落,秦蓝已经把鞋放到嘴边,「等等,我开玩笑的。」我拉住她的手。
「只要你愿意我都会做的。」
我深知秦蓝为我不惜淫乱挑逗,「不如把鞋穿在脚上吧。」秦蓝把丝袜脚穿进鞋里,
「老公好湿噢,呀。」秦蓝躺在沙发上把腿抬起来伸直,精液顺着高跟鞋和脚跟之间的缝隙,顺着丝袜腿慢慢流下来,无比的淫蕩刺激,我把鞋脱掉一看,秦蓝的丝袜脚上沾满了精液,「老公喜欢吗,我的脚?」秦蓝动着脚趾。
「简直爱死了,只有你才知道我的喜好。」我抱住秦蓝,舌吻在一起。
我穿好衣服,「一定要回去吗?」秦蓝噘着小嘴。
「好了,我送表姐她们去旅游团玩的时候,你就住到我家去,好了吧。」秦蓝点点头,这才开心的抱住我。
「对了,你上午的丝袜呢,穿了几天?」我问。
「大概两天吧,你还要?味道?」秦蓝从洗衣机里拿出上午穿的浅色高筒丝袜,我用纸袋包好放进口袋,这是给小志的好礼物,我亲了下秦蓝。
回到家里已经九点多了,我打开门,小志从我的房间里闪出来,「表舅,我妈睡着了,她穿着你买的衣服真性感,嘿,」小志一定又去偷窥他妈妈,小声地和我说。
「给你的,」我把纸袋扔给小志。
他打开一看,「哇,太棒了!」小志迫不及待的拿出一只丝袜,闻了起来,「噢,这味道真棒,这个女人一定很漂亮,是吧表舅?」这小子居然还会闻香识女人,不过是闻丝袜的脚香。
「妈妈在沙发上睡着了,表舅你要不要去,啊,我可想看呀。」小志一脸淫笑,和他的年纪绝不相符。
「别忘了丝袜,最好还有内裤。」这小子越来越贪婪。
我进了卧室,表姐换上了我给她买的套装,一定是打算等我回来让我看看,她侧靠在沙发上,头枕着手在沙发扶手上,丝袜腿一条在沙发下面还穿着拖鞋,另一条腿伸直在沙发上,灰色的套裙好像被撩起过,可以清楚地看见里面被丝袜包着的白色内裤,很普通的那种,不用说,小志刚才一定撩起他妈妈的裙子偷看她的内裤,我回头看看小志,小子一缩头跑回他的房间里。
我轻轻关好门,是留下一条小缝隙,接着把表姐横着抱起来,表姐茫然的搂着我的脖子,清楚看到是我,脸立刻红了。
「快放我下来,阿丰,多不像话,会让小志看见的。」表姐挣扎着。
「他还在玩游戏呢。」小志那边倒是满配合的发出阵阵叫笑声。
「那也不好呀,放下我吧。」表姐看看门关着,稍稍安心。
我把表姐横放在床上,「阿丰,你,不行,天啊!」表姐紧张得想坐起来,我抓住她的手把她压在床上。「我是你表姐啊,阿丰,啊!」表姐的身体开始哆嗦,不知道是恐惧还是兴奋。
「你干什么啊,抖得那么厉害,我只是想让你在床上休息,你干嘛那么紧张。」我轻声说着。
「我以为,以为,噢,」表姐稍稍安定了些,深呼吸着想平复自己的情绪,脸忽然红了,她一定是在想自己刚才的想法,不好意思了。
看着带着眼镜脸红红的表姐,我觉得她说不出的柔弱,我深深地把嘴印在她的唇上,表姐轻哼了一声,抓住我的衣服向外推,我的舌头已经伸进她的口里。
唔,表姐想说些什么,然而舌头已经和我的搅在一起,她唯有紧紧抓着我的衣服,我感觉到她的身体在蜷缩,啊,我出了一口气,看看下面的表姐,她无力的望着我。
「表弟,我做了什么啊?」表姐闭上了眼睛。
「表姐,我们只是表姐弟啊,又不是血亲,只是不应该结婚,又没说接吻也不行。」我安慰着表姐,又一次吻过去。
「可是,」表姐已经半推半迎的把嘴贴上来,我紧紧搂住她,同时也感觉到她极力的蜷进我怀里,「表弟,我是不是很老了啊?」由这句话我已经知道表姐几年的禁慾已经结束了,她的情慾开始勃发。
「哪有,你的身体不知道多吸引人呢。」我抓住她的双手按在床上,我深知表姐还是对乱伦有些忌讳,只有强迫式的压迫让她屈从。
「阿丰,别弄得太过分了,行吗?」表姐还是怕我会插进她的淫穴里。
「我忍不住了,我要强姦你。」我撕开她的衬衣。
「天哪,阿丰不要,表姐求你!」表姐的乳房露出来,圆滚滚的微微向下。
「好了,阿丰,只要你不那个我,我就让你亲我。」表姐忍受着我在她脖子上恣意的舔弄。
「表姐,什么啊,哪个?」我隔着乳罩咬住她的乳房。
「噢,啊,你不要,啊,我,」表姐含糊不清的回应着,脸红得不行。
我鬆开她的手,「好吧,表姐,我听你的。」我又搂住她。
表姐终于主动地和我亲吻,「阿丰,关上灯好不好?」
我知道在黑暗中她会觉得好一些,「不要,小志看见我们关了灯会胡思乱想的。」我却担心小志看不见这场面。
「阿丰,还是你想得多,谢谢。」表姐信以为真。
我暗想是小外甥求我要看他妈妈的活春宫的,反过来她还要谢我,真是该多做好人啊。
「表姐,我有点忍不住了。」我掏出半挺的鸡巴撸弄着,表姐连忙转过头不敢看,「你不理我,我只好又强迫你了。」我刚一直身,表姐害怕我弄她,赶紧转过身抱住我。
「阿丰,我帮你弄,你先忍一下。」表姐脱下撕坏的衬衣,又怕我再把裙子也弄坏了,咬牙又脱掉了套裙,表姐身上只剩下乳罩内裤和丝袜,散发着一股熟女的诱惑感。
我瞥了一眼门缝,小志应该正在看吧,表姐跪坐在我的双腿之间,用手握住我的鸡巴上下套弄,使劲低着头不敢看我的脸。
「表姐,是我逼你的,不是你的错。」
表姐轻轻嗯了一声,我知道让她觉得是我逼迫她,她的廉耻心会好一点。
「过来,亲亲我。」我扶着表姐的头,舌头和她交弄着,「身上也要亲。」我推着她的头慢慢亲过我的脖子,胸膛,和小腹,表姐几乎已经不是在亲吻,而是用舌头不停舔弄,我不停的用语言威胁着她,表姐似乎是在我的威胁下享受着性爱的快感。
我握住我的鸡巴,贴到表姐脸上,「含住它,快点。」表姐拒绝的摇摇头,我捏住她的下巴,不太费力的就把鸡巴插进她的口里,「快点吸弄。」表姐已经喜欢服从我的命令,可以掩饰她的情慾的需要。
我站在床上,表姐跪在下面,手扶着我的屁股,吞吐着我的鸡巴,不过技术比秦蓝要差多了,只是一味的吸弄,没有重点。
我抬起脚把她的乳罩拉到下面,用脚趾玩弄着表姐的乳头,表姐只是在不停吸弄着许久不曾尝到的鸡巴的味道,我抓住她的头髮把她的脸往我的胯下送,表姐的舌头滑过我的鸡巴蛋,停留在我的屁眼和鸡巴蛋之间。
「啊,啊,」表姐张开嘴呼着气,我看见小志站在门口张着大嘴愣愣的看着他妈妈的淫蕩样子,我鬆开表姐的头髮,她的眼镜被挤到上面。脸上有不少口水和粘液。
「嗯,啊,啊,表弟,你好粗暴,噢,啊!」
我看了眼小志,他连忙把门缝又关小了,我又把表姐的丝袜和内裤扒下来,「表弟,你?你说不弄的。」表姐有些慌张。
「放心,我不会的,不过我要你脱了内裤,不然我就……」
表姐无奈只好脱下一条腿的丝袜,把内裤也脱下来挂在小腿上,夹着腿坐在床上,「好了表弟,差不多了,我再帮你弄弄,就不要玩了,好吗?」
表姐只是怕我插了她,想快点让我射精,
我摸出平常就放在枕头下面的手铐和眼罩,「呀,表弟,是什么?我不要,你,啊!」我把表姐的手反铐在背后,「表弟,真的不行,求你。」表姐向后躲着,我把她的眼镜摘掉,眼罩套在她脸上。
「表弟,我好怕,真的,不闹了,我再帮你吸,好不好?」
表姐有点害怕了,我轻吻着她,表姐的舌头迎合着我,我的手指在她淫穴外面拨弄,「啊,啊,」表姐紧张的又有些哆嗦。
「放鬆点,表姐,我只用手弄弄,真的。」表姐稍稍安心,腿也放鬆了些。
淫穴已经非常鬆软,手指轻鬆的就伸进去了,表姐的淫水不是很多,大概很久没有调情的缘故,「表姐,再把腿分开点,我再弄一下就好。」表姐急着让我鬆开她,把腿分得大大的,淫穴也被扯开了,可以看见里面的小洞和淫穴上的突起。
小志已经站在房间里面了,小鸡巴挺着,上面套着我给他的秦蓝的丝袜,自己套弄着,使劲的看他妈妈的淫穴,我把表姐的腿往两边压着,示意小志过来贴近看他妈妈的淫穴。
小志走近床边蹲下,鼻子贴近他妈妈的淫穴轻轻的闻着味道,胖胖的小脸上有点陶醉。
「不要,太变态了,阿丰求你,放开我吧。」表姐低声乞求着我。
「叫我老公,不然我就搞你了。」
表姐现在动也动不了,只好顺着我说,「好,放开我吧,老公,我受不了了。」
我踢了一下小志,他伸出舌头舔在他妈妈的淫穴上面,「啊,阿丰,不要,哦,老公,好刺激,求你。」表姐不知道多长时间没有这种刺激了,她没想到的是她叫的老公就是她儿子。
小志卖力的舔着他妈妈的淫穴,我用一只手帮他分开淫穴的两边,让他的舌头能伸进去更深些。
「噢,啊,老公,我真得受不了了,啊!」表姐摇着头,腰也抬起来,淫穴配合着小志的舔弄。
小志上了瘾,贪婪的舔着淫穴,短短的淫毛,大腿,我把表姐的腿抬高些,把屁眼也露出来,「不要,哦,真的,老公,髒呀,啊,噢!」小志的舌头已经在表姐的肛门上画圆了。
我鬆开了表姐的一条腿,她自己已经在使劲的分着腿,享受着口交的快感,「不行了,哦,老公,慢点。」表姐不停的在叫着自己的儿子老公,我捏住淫穴上面的一点突起,轻轻揉弄,「嗯,不行了,噢,天哪,啊!」表姐的腰挺成了弓字。
小志也受不了了,站起来使劲套弄自己的小鸡巴,我扒下表姐腿上挂着的丝袜和内裤扔给小志,他使劲闻了闻丝袜的脚尖,然后叼着他妈妈的内裤的裆部,拚命套弄着小鸡巴上的丝袜,唔,小志一震,鸡巴前端好像出了些液体,射在丝袜里面,
我看看喘着粗气的小志,手里加快对表姐淫穴的刺激,「啊啊,啊!」表姐的淫穴涌出一股淫水,接着她摊躺在床上,大口大口的喘着气,「老公,」表姐的高潮到了,「老公,阿丰,鬆开我吧,我有点急,求你。」我没理她,接着刺激她的淫穴突起。
「啊,不要,噢!」
表姐几乎哭出来了,淫穴的巨大刺激让她无法控製自己,「不要,呀!」表姐使劲压抑的惊呼中,一股,又一股,两股液体从淫穴下面喷射而出,几乎射到小志的脚上,小志目瞪口呆的看着自己的妈妈失禁了,尿液的味道瀰漫着,「呜呜,呜,呜,呜,」表姐哭泣起来,实在太羞耻了,竟然失禁撒尿。
我抱起表姐,她软软的靠在我怀里,我用手分别架着她的腿,「呜,老公,让我去厕所,求你。」表姐哭着说。
「你现在这样就出去?小志会看见的。」小志就在她面前呢。
「放鬆点,我觉得你刚才的样子实在太可爱了,让我有成就感,表姐,我爱死你了。」最有成就感的是小志,他搞得他妈妈失禁,表姐也知道男人把女人干得失禁很有成就感,可是还是难以接受,「快点,来吧亲爱的。」我哄着表姐,
「不要看,求你,求你。」尿液射出来,我把着表姐的腿,小志直直的看着他妈妈在男人的怀里撒尿,样子多么淫蕩变态,小鸡巴又挺起来,表姐的尿滴滴答答的落在我腿上,我把她放倒在床上。
我套弄着自己的鸡巴,让表姐舔弄着我的龟头,表姐已经有些淫乱,配合着我舔弄着,小志也站在我身边使劲撸着自己的小鸡巴,看着自己的淫蕩妈妈含着别人的鸡巴,小志套弄的速度越来越快,我也拔出鸡巴一起撸着,啊,小志的精液喷在自己妈妈的脸上,我也射了,两股精液混合在一起射在表姐的脸上。
一脸疲惫的小志看都没看他淫蕩妈妈的样子,就慢慢的走出去,我等他关上门,也鬆开了同样疲惫的表姐,帮她擦掉脸上的精液,不知道小志现在是不是很讨厌他的淫蕩妈妈呢,我悄悄的想。
第二天,表姐很早就起床做早饭,又恢复了贤良熟女的样子,她以为小志什么都不知道,其实小志才是玩弄她的人,小志嘻嘻哈哈的和我聊着天,表姐看见小志和我这么开心,自己又忍不住回想昨晚的勾当,脸时红时白,我和小志看在眼里,各自心里明白。
虽然小志年纪小,我却觉得将来他一定会害了不少女人,首当其冲的就是他妈妈。
「表舅,我觉得你昨天弄我妈的时候特帅,玩的她都哭了,唉∼∼我第一次尝女人的味道,真是。」小志掩饰不住的兴奋,趁着表姐进了厨房,急着和我说着。
「你别急,慢慢的,你妈妈就成了你的了,」我知道表姐的情慾一开,最后一定会让小志搞上手,「记住成绩再好些,就更没问题了。」我提醒着小志,他点点头。
我安排表姐和小志加入了去风景区的旅行团,本準备舒服的和秦蓝玩几天,谁知道她突然要去看她生病的姑姑,也要去些日子,我送走了一脸歉意的秦蓝,后悔自己没和小志表姐一起去玩,至少可以和小志一起分享表姐的身体。
我稀里糊涂的回到公司,如今的我在公司里横行的很,有老闆赏识和业绩撑腰,我就是无敌,我安排安排手下的工作,把新来的秘书叫进来调戏调戏。
手机响了,我感觉有好事来了,我一边听电话一边把手伸进秘书的短裙里,隔着丝袜摸她的屁股。
「表弟,怎么样啊?」原来是股表哥。
「挺好,你生意谈成了?」我问。
表哥果然有办法已经和人家签了约,看来有赚了一笔。
「表弟,还是那事,最好你能来一趟,要不我去接你吧。」表哥有点急不可耐,我想起他说的调教他老婆的事。
「啊--」小秘书红着脸叫了一声,我把手指探进她的内裤里面,一条紧紧的丁字裤。
「行啊,股表哥,你过来,正好我带你去买点正货。」我看着小秘书红着脸忍着我手指的拨弄,慢慢的帮我整理桌上的文件。
「我这就去,你在公司等我吧。」表哥的急性子应该改改。
「林经理……我、我受不了了……让我出去吧……」小秘书被我搞得气喘吁吁的。
「你还没帮我收拾好呢。」我用腿夹住了她的双腿,让她背对着我站在我身前,我撩起他的套裙,红色的丁字裤紧紧勒进屁股里面,薄薄的肉色丝袜。
「你有男朋友吗?」我问她,秘书点点头。
「那你为什么不反抗,说我性骚扰呀!」我接着问。
「林经理你是公司的第一红人,得罪你我哪还有好日子过,现在要份薪水高的工作不容易啊!」
说到这里,各位看官要小心自己的老婆女友找到一份薪水高的工作哦,很可能是送肉入狼口呀。
我点点头,如今的我的地位除了开始是我的努力外,之后好像也是拜老婆的身体所赐,我是很尊重靠头脑和身体吃饭的女性的。
「所以,做你的秘书就準备好让你骚扰了。」小秘书的脸又红了。
「你没听他们说,我很变态的。」我的手同时抓住她的两片屁股。
「那在公司里也不会特别的过分吧。」她用手撑着写字桌,把屁股翘起来。
「我会直接要插你这里。」我的手指隔着内裤顶在她的淫穴上,小秘书的脸更红了。
「我的书包,里有,有安全套,我可以去拿。」我真是被这个充满献身精神的秘书搞倒了。
我让小脸红红的秘书回到她的座位上,歎了口气,似乎不管是在家里还是在公司,或者是生意场上,我所见的只有女人的身体,难道这就是生活吗?
中午我让小秘书给我买了个盒饭,她给自己也买了一个,我让她坐在我办公室里陪我一起吃,这我才知道她叫叶敏,大专毕业会日语和韩语。
「可以啊,下次有小日本或者高丽的客官就让你陪他们。」我挑笑着她。
「我可没有杨姐的那么好的技术,和客户……」叶敏忽然看见我脸色不善,吓得赶紧低下头吃饭。
我也知道老婆来公司后,有些关于她的传言,没想到叶敏当面说给我听,闷了一阵。
「其实林经理,我也被两个人搞过。」叶敏红着小脸小声地说。
「你?交了两个男朋友吧?」我有些不耐烦。
「不是,是我男朋友和他朋友一起。」我抬头看看叶敏,她羞得低下头。
「真的?对了,你以后没人的时候叫我林哥就行了,有客户的时候再叫我经理,知道吗?」叶敏点点头。
「你刚才说你男朋友?」我接上话题。
「是呀,上次他过生日,在他家里,他让他朋友上我,他自己在旁边看。」叶敏说得是轻鬆,没想到现在的男人都这么放得开。
「我想他也上过他朋友的马子了。」我分析。
「也许吧,不知道,一开始我特别受不了,他们两个人一起按着我,后来就刺激的忍不住了,让他们一前一后的弄我,最后他还让他朋友射在我里面,想想真噁心。」她说得还是那么轻鬆,我看着叶敏。
「可是你们现在还是在一起吧。」
「是呀,不过最近他很少和我上床了,所以,林大哥,你要多骚扰我哦,嘻嘻……」叶敏作了个鬼脸。
女人会为了男人改变,我想想我老婆,本来是个淑女,经我的多次调教,现在无淫不欢三穴全通。
「经理,股先生找你,嘻……」叶敏笑着出去了。
「你也真是的,表哥,直接说自己是股先生。」
表哥大喇喇的坐下,「我昨晚搞成了生意,就连夜回去了,本想用老婆洩洩火,上午让你的小老婆搞得我忍不住了,没想到,唉呀∼∼」表哥接过我递给他的茶,喝了一口。
「无论如何也没情绪,总想着和你一起上的时候,太爽了,今天,你一定要和我回去,帮我好好调教调教我老婆,她全听我的。」表哥坐不及了,拉着我就走,我急忙嘱咐了叶敏一下,就和表哥出了公司。
我先带着他去了我常光顾的内衣店,老闆早和我熟了,经常帮我搞些国外的正品货,变态用的或者虐待用的,表哥让我帮他找了几套,老闆还特别送了我几套器具,我们直接开车回去表哥家。
表哥他们的小城市离我不算太远,大概开车要两个多小时吧。城市不算大,在南方,这样的小城市星星点点,据说黄老邪大大所在的淫城也在同一方向,常在网上看到有兄弟形容淫城的姑娘美的不行,不知道又没有机会试试。
「表哥,你真是急性子,你知道我调教我老婆足足用了几个月,你让我一两天就搞定表嫂,太难了……」我埋怨着股表哥。
「你不知道,表弟啊,我老婆什么都不错,就是不会调个情,就一个姿势从头到尾,我又不知道该怎么教教她,这次全拜託你了,以后我就有的爽了,等到了家,你先和她来一回,让我好好欣赏欣赏,嘿……」
没想到一个秦蓝彻底的挑起了表哥的淫妻欲,不过当时的我也是看到张强和许军用我老婆的乳罩内裤手淫才意识到自己的淫妻慾望。
「小股呢,他在家吗?」我忽然想起表哥的儿子,因为表哥常被人叫股股,他索性给自己的儿子起名叫小股。
「小股去他姑姑家补习了,就是依琳的妹妹家,最近他的成绩变差了,我打了他两回,让他住到他姑姑家去学习了,对了,他和小志在一个学校,就差一年级。」表哥连拐了几个弯,我心中一动,滑过一个念头。
车停了,附近全是两三层的小楼,看来大家的生活水平都上去了,俗话说:饱暖思淫慾。果然没什么错。
「依林,阿丰来了,出来。」表哥把表嫂叫出来。
「好久没见了,表嫂。」我看着她。
「阿丰,你好。」表嫂的脸突然红了,她很清楚表哥叫我来的目的。
我仔细打量了一回表嫂,她穿着蓝色的吊带连衣裙,上面斜斜的花纹,看起来蛮瘦的,不过倒显出乳房的饱满,我觉得和我老婆差不多大。
肩膀上看不到乳罩的肩带,我又仔细看看表嫂的乳房,前端有稍稍的突起,应该是没带乳罩,脚上是一双白色的高跟凉鞋,腿上也没穿丝袜。
「阿丰,先进去坐吧。」表姐看见我盯着她看更加不好意思了。
「还坐什么,来吧。」表哥反手关上门,搂着表嫂就往里面走,招呼着我跟着他。
上了二楼,我进了表哥的卧房,里面挺宽敞,房里就有浴室卫生间,和酒店差不多。
表哥把表嫂推倒床上,「股股,再等一下,我……」表嫂有点紧张,我也没想到表哥直接就进正题。
「股表哥,不如先聊聊天吧,」我想要先放鬆表嫂,「什么呀,阿琳,你不听我的话?」表哥在家里是绝对暴力执政,表嫂不敢出声摇摇头。
「就是,」表哥让表嫂跪趴在床上,一手撩起了她连衣裙的下摆,里面是黑色的内裤,表嫂低着头忍受着,接着股表哥抓住内裤往旁边一拉,表嫂的淫穴和屁眼全露出来,「呀∼∼」羞得表嫂把脸贴在床上。
表嫂的淫穴微微翻开,淫毛很密都聚在淫穴的上面,暗粉色的屁眼应该很少被利用吧,「怎么样,表弟,你表嫂的不错吧,来,你先上。」表哥过来拉我。
「表哥,别急啊,先让表嫂换上内衣好了,」我拿起提袋,挑了几件内衣出来。
「对,对,快来依琳,有情趣的,呵呵……」表哥不让表嫂去卫生间换衣服就让她在我们面前穿上内衣。
我和股表哥坐在床上,无奈的表嫂只好脱下自己的连衣裙,身上就穿着黑色的内裤和凉鞋,她想用手掩盖住自己的身体却又怕表哥发怒。
我把丝袜递给了不知所措的表嫂,让她坐在我和表哥之间,表嫂脱掉内裤和鞋,把脚伸进丝袜慢慢的拉上去,这是一双浅白色的超薄连裤丝袜,特地在淫穴和屁眼的位置开了两个孔,以方便插入,穿上丝袜的表嫂的腿看起来特别性感。
接着我给表嫂一件紧身背心,长度只到乳房的下面一点,表嫂在我的帮助下才穿上,在胸部的位置有两道缝隙把乳房从里面挤出来,显得十分的变态,乳房看起来就好像被捆着一样挺立着,我让表嫂穿好高跟凉鞋,背对着我们站着。
「表弟,你的眼光实在不错,够刺激。」表哥很兴奋,脱掉了自己的衣服。
「这个给你,可以插进去,」我把涂好药油的肛门棒递给表哥。
「这个真有意思。」表哥拿着仔细看,那时有十几个小塑料球连接而成,一个比一个大,后面是一个拴状的把手,股表哥扶着表嫂的屁股,让她弯下腰,慢慢把肛门棒插进她的屁眼。
「啊……噢……老公不要了……」表嫂忍不住叫出声,一个接一个的球塞进肛门,表嫂的肛门被一次次的撑开,而且一次比一次大,等到最后面的比乒乓球还大的塑料球塞进表嫂的屁眼,外面只留下了一个把手,表姐的淫穴已经淫水滥滥。
「老公,我好想去卫生间啊!」表嫂被肛门棒插的难受。
「别叫我老公,叫我股股,现在阿丰才是你老公,求他吧。」表哥满意地看着表嫂的屁股。
「阿丰老公,帮我拿出来吧。」表嫂求着我。
「先让我和股股爽了再说,不然我就把你绑起来。」
表嫂没办法,只好分别拉开我和表哥的裤链,掏出我们的鸡巴一起套弄。
「用嘴帮我们弄。」表哥和我并排躺在床上,表嫂趴在我们的中间,不停的左右来回的吸舔着我们的鸡巴。
「老公,屁眼好涨啊!」「老公,我的淫穴好多水呀!」表嫂被我们逼着不停的说一些淫蕩的话,她一边说一边羞得不敢抬起头。
股表哥用脚玩弄着表嫂的乳头,「这个女人,一定很想让人干她,乳头都是硬的,再吃深点。」表哥按着他老婆的头,让她把整个鸡巴都含进嘴里,呛得表姐的口水不停的流出来,
「表弟,我先上了。」表哥把表嫂往前推了推,我扶着表嫂的头让含住我的鸡巴,表哥从背后插进她的淫穴。
「啊……啊……噢……」兴奋的表哥插得格外用力,表嫂忍不住叫出声。
「贱货,被别的男人干的那么爽,用力叫。」我捏着表嫂依琳的下巴,我知道表哥最爱听他老婆说些淫蕩的话。
「啊……老公……股股把我的淫穴都插坏了……他太用力了……股股……你不要再插我了……」表嫂倒是挺上路,不停的说着淫话来刺激着表哥的情慾。
表哥一边出着粗气一边更加用力的插着淫穴,小腹不停的撞倒屁眼外面的肛门棒把手,
「啊……啊……股股……轻点……我真的……哦……受不了了……噢……」被干的乱颤的表嫂断断续续的说着。
我拉着看着快不行的表哥换了位置。
「再插的话我就要射了,停不住啊。」表哥把鸡巴又插进表嫂的嘴里。
我把表嫂的腿架在我的腿上,半蹲着把鸡巴插进表嫂的淫穴,这样一来,表嫂只有手还扶着床,表哥接着用手握住表嫂的乳房向上一抬,表嫂被架在在半空中,全靠嘴里的表哥鸡巴还有淫穴里的我的鸡巴撑着。
「这样的姿势真是没见过,呵呵……」表嫂的手拚命抓着表哥的胳膊,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我抓着表嫂的腰,抽动着鸡巴,表哥也配合着一前一后的动着腰。
「表哥,爽吗?」我喘着气问。
「真是,说不出的爽,表弟你用力插她的淫穴啊!」表哥是名副其实的虐妻狂人,从妻子被人玩弄中获得快感。
「别急,我们还要一起插呢。」我和表哥慢慢的把表嫂放在床上。
「天哪,你们想玩死我啊!」表嫂被折腾得快晕了,第一次被架在空中干了那么长时间。
表哥把她架起来,让她蹲坐在我的鸡巴上面。
「啊……阿丰……老公……你的鸡巴进到我的里面了……噢∼∼好涨……」我也感到我的龟头撞倒了软软的肉壁,摩擦着倒是很舒服,表嫂扶着小腹叫着,趴在我身上。
我扶着她的屁股慢慢抽插着,「表哥,拿出来吧。」我对股股说。
表哥握住肛门棒,慢慢的拔出来。
「啊……啊……噢……啊啊……噢……」每抽出一个球,表嫂都大声呻吟。
「女人,屁眼还真紧。」表哥一用劲把肛门棒拉出来,上面还有些棕黄色的液体,「呵呵……她的屁眼还没合上呢,能伸进两只手指。」表哥的手指插进表嫂的屁眼。
「哈,又软又热,我试试。」表哥把鸡巴对準他老婆的屁眼,表嫂哼哼着忍着屁眼撑开的疼痛,不过刚才被肛门棒撑得已经有些习惯了。
「股股,你干吗非要插人家屁眼,好痛噢∼∼」表嫂有些埋怨。
「废话,我想插你哪里就插哪里,你就得受着。」表哥在表嫂的屁股上啪的打了一下,表嫂只好默默的忍受。
「表弟,来呀,一起动。」表哥开始抽动鸡巴,我也感觉到他鸡巴的运动,配合着一起抽弄。
「啊……哦……啊啊……哦……啊……停……啊……不哦……要了……」表嫂第一次哪受得了两只鸡巴一起插弄,手撑在我的胸上,闭着眼叫着。
表哥扶着她的肩,加快了抽动的速度,我帮着表哥扶着表嫂的屁股,还感觉到表嫂的淫水越来越多。
「呜……哦……唔……」表嫂有些失神,全靠我和表哥扶着她,「呀呀……呀……」表哥跪在床上,使劲向上抽插鸡巴。
「表弟,屁眼紧,我不行了,唔∼∼」表哥忽然放慢了动作,紧紧贴着表嫂的屁股。
「啊……」表嫂哼了一声,应该是被精液射进里面的,我感觉到表哥的鸡巴慢慢抽动,而且有变小的感觉,表嫂趴在我身上。
「啊……噢……」表哥抽出鸡巴,龟头和屁眼间还连着精液丝,「太爽了,表弟。」
我把表嫂翻倒身下,表哥帮我握着表嫂的脚腕,把腿分得更大,自己又把鸡巴放在表嫂的嘴边,昏昏沉沉的表嫂已经不知道是什么,只是张开嘴含住。
「慢慢吸,噢∼∼」表哥爽的闭上眼。
我抓着表嫂的乳房,开始用力的抽插她的淫穴,淫水被插的噗呲噗呲得响。
「快点,再快点,射在她里面。」表哥催促着我。
表姐的淫穴比我老婆的还要鬆一些,大概是生了孩子的原因,我拚命的插着淫穴,每下都撞在淫穴的深处的宫口。
龟头的摩擦带来的快感积蓄在一起,我感到一阵酸麻,鸡巴使劲往前一挺,精液连续的喷出来。
「全射进去,别急着拔出来!」股表哥一脸的兴奋。
我拔出鸡巴的时候已经是软软的了,精液混着淫水从淫穴里流出来,表哥这才把表嫂的腿放下来。
「依琳,爽不爽?你里面全是阿丰的精液,呵呵……痛快!」
表哥推着表嫂,这时表嫂已经昏睡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