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骆冰淫传 第二章 兴云雨虎侠试隐忧

时间:2018-09-21
灶上一只药罐盖子已经被水汽冲开,药泡沫正噗噗的冒着,炉子上的火也熄了一半,袅袅青烟中瀰漫着浓浓药味,骆冰一个箭步,抓起药罐往旁边的灶上一搁,再轻快的旋身一转,胸前雪白双丸跌蕩有致,门户中开,雪肤粉脐,纤腰盈盈一握,腹下迷人的三角地带布满漆黑细长的阴毛,丰臀宽广圆润,在昏黄的灯火掩照下,仿似雾中谪仙。
  只见她轻快的从靠门厨柜内取出一只碗来,嘻嘻一笑,往缸里瓢了一碗水倒入药罐内,再把药罐搁回炉上,再微拢双膝,俯下身来添加柴火,两瓣肥厚的阴唇半开微合,一撮细长的阴毛揪缠成尖正滴答滴答的往下滴水。
  「好了!幸好溢出的不多,不会影响药效。」挺起身来的骆冰喃喃自语道,「哎呀!」
  此时她才惊觉自己身无寸缕,飞快的,眼光一扫门窗,除了右边的木板窗有一小片腐朽剥落外,一切关得紧紧的,细听外面,寂然无声,虽说如此,骆冰的颊上依然泛起一抹嫣红,赶紧掩胸遮腹的冲往澡间着衣。
  门外十步之遥的假山石后一个黑影幽幽地立着动也不动……
       ※   ※   ※   ※   ※
  聚义厅里的讨论已经有了结果,只听陈加洛道:「众位哥哥一切就照七哥的计划,明日我们分批潜回杭州,四哥和十四弟伤重未癒,十哥,十三哥,这里要劳烦你们多加照应了。」
  章进回道:「总舵主那儿的话,自家兄弟应该的,请放心!」
  此时,徐天宏正要跨出门外,侧里迎来了周绮,看到他,撇了撇嘴,说道:「男人都不是好东西,贪淫好色,人家说矮子满肚子坏水,我看你是一肚子的淫水……」
  「放肆!绮儿!……」周仲英一声大喝。
  「爹爹,怎么啦!难道我说错了,他……唉哟!」周绮的脸唰的胀得通红,一扭身飞快的跑了,留下身后群雄哄堂大笑。
       ※   ※   ※   ※   ※
  骆冰端着药碗顺着小径轻快的走着,天上的月色很好,银光透过精舍后面山壁上的古松枝缝倾泻而下,照得大地一片光明,她没有回头张望,不是吗?没什么好担心的。
  从他们住进大寨,怪手仙猿就将后寨精舍划为禁区,好让文泰来和余鱼同安心静养,白天除了红花会兄弟会来探视外,一般山寨里的人是不敢靠近的,入夜后更是绝无人迹,所以骆冰虽然曾经赤裸裸地在小屋里行动,心底下她是不虞有人偷窥的,更何况一想到也许今天晚上就可以再一尝丈夫巨阳的滋味时,胯间的淫水似乎又泌泌的流出,不觉加快了脚步。
  经过金笛秀才住的精舍时,骆冰不觉顿了下脚步,望了望左面小径尽头的房子,螓首微摇,喃喃道:「还是先给大哥喝了药吧!」
  脚下不停地走向前端迎来的小叉路,在她后面暗香犹存的小屋旁荷塘假山石后的黑影,还是一动不动的立着,好像千百年来他就在那里……
  文泰来静静地躺在床上,两眼直睁睁的望着帐顶,两手搁在脑后,小腹下好像有一团火在烧着,五天了,外伤已好得差不多,两天前当妻子脱的只剩亵衣替自己洗涤时,虽然双手还缠着药布无法大施禄山之爪,但是透过宽鬆的肚兜,妻子那挺耸的双乳左右上下随着手的移动不断在眼前跳跃,那时候肚子里好像就有一股火苗升起,曾经要求妻子脱光了让自己欣赏,骆冰总是嗤的一笑,点着自己的额头说道:「傻哥哥!等养好了伤,随你爱怎么样都行,那怕是……」说时眼波流转,又是一声嗤笑,说不出的妩媚动人,看样子今天……
  正想着「吱」的一声,骆冰推门进来,「大哥在想什么呢?该吃药了!」
  说时婷婷袅袅的走了进来,宽鬆的衣服下看得出不着一缕,雪白的乳房在弯身放药时,从斜开的衣襟已跌出大半,文泰来虎的由床上跳到骆冰身后,拦腰一抱,右手一下就由衣襟插入,牢牢地抓住一只乳房使劲的搓揉起来,骆冰嘤咛一声右手往后揽住丈夫的头,斜转螓首嘴巴已经被文泰来的大嘴盖住,粗大的舌头在嘴内搅动,自己的舌头被吸的发麻,鬍髭又扎的触动一根根的神经,酥麻的感觉传至腹下,淫水不知何时已经顺着大腿流下,乳头又红又痛,快感却是一波一波的袭向全身。
  骆冰感到四肢发软,转身两手圈向丈夫,文泰来趁势抓起妻子两腿往腰上一圈,一步步往床榻走去,小腹下的火越来越旺。
  「大哥!门还没关好!」骆冰突然一声惊呼。
  「别管它!不会有人……」文泰来含糊地应道。
  夜更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