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妹妹的处罚

时间:2018-09-22
大学生衹要有开车到学校过,多少都知道除非七点半之前就先进到学校,不然要有车位是很困难的事情。驻车满满的停车场裏,一排车子停在入口处等着空车位。从九点多,等到十一点,衹出来三辆车,不少等待的人都掉头走了,剩下的人不是还有时间,就是不甘心。
「靠!」最前面一辆银色的车裏坐着两个女孩子,坐在驾驶座上的女生忍不住骂出脏话,她们等了一个小时,才从第四位移到第一位,第二个小时,连动都没动过。副驾驶座上的女生原本专注在课本上的眼神,听见那句脏话,不禁抬头皱了皱眉。
「澪啊,」那女孩开口,「不要骂脏话啦,妳忘记跟我的约定了?」
「没忘啊,」被唤做澪的女生回答,「可是小凌…这也太扯了吧?」
「太扯归太扯,」小凌推了一下鼻梁上的太阳眼镜,「女孩子不可以乱骂脏…」
「X的,那个混蛋居然抢我的位子!」一声脏话打断了小凌的话语,澪抓着方向盘的手指泛白,她衹能摇摇头,躺回座位继续看书。
姊妹俩高中毕业之后,仍然决定就读同一所大学。高中时是距离家裏约一个半小时的路程,大学更远了,要整整开上三小时的车才会到,很理所当然的又住在学校附近。
大约半个小时之后,也就是她俩等了两个半小时之后,终于有个车位让澪把车子停进去。停好车,小凌无视于妹妹满嘴脏话,往教室移动去。
「亲爱的澪…」晚餐后,洗好碗的妹妹刚走进两人的房间,姊姊一开口就是这麽甜腻的话,让她有种「风雨慾来」的感觉。
「呃…怎?」
「妳还记不记得妳怎麽答应我的呀?」笑吟吟的脸,小凌阖上面前的原文书,转头过来看着妹妹。
「…」一脸挣扎的澪不知道该怎麽办,因为那时她跟姊姊的约定,条件很重。
「嗯?」
「不能再骂脏话。如果骂了就随便…」澪咬咬嘴唇,「随便姊姊处置!」她站在房门口,不敢动。虽然知道姊姊不会真的处罚她,可是小凌会怎麽做,她怎麽会不知道?
「好乖,去洗澡吧。」小凌拿起妹妹的睡衣裤,什麽也没多说的把她推到浴室裏,「洗完出来我再处罚妳。」
「姊…」澪探头进房间,有些扭捏的开口,「妳没给我内衣裤…」
「内衣裤?」小凌坐在桌子上,「做什麽要内衣裤?处罚已经开始了。」手边放着一个袋子,澪知道袋子裏装着些什麽,直直的看着姊姊。「自己走过来吧?」
「唔…」她想求饶,但是尊严不允许她这样做,不发一语的走近小凌并且乖乖的把手伸过去。她看着姊姊拿出绳子缠上她的手,很生涩的绑法。她不能动,因为,这是处罚之一。
小凌绑起妹妹其中一衹手,想了想,又拆开。拿着绳子在妹妹身上比划了很久,最后决定绑在脖子上。简单的绑出个项圈,用手势指示妹妹转过身去,将妹妹的双手绑在身前。她一衹手拉着绳子,另一衹手隔着睡裤揉捏起妹妹的小荳荳。
「妳知道妳今天总共骂了几句脏话吗?」小凌贴着妹妹的耳朵,啮咬着同样敏感的耳垂,「七十七次,而且重复率低于两成。」加重了手上的力道,「妳平常没跟我在一起的时候是不是满口脏话啊?」
「唔…」澪不是不想回答,是不能回答。平常根本就是脏话不断,而且,一开口,可能不是回答,而是呻吟声。
「说不说?」拿着绳子的手也伸到澪的身前,一下一下的捏着她的蓓蕾。小凌现在除了人还是坐在桌上,手脚都已经勾上妹妹的身体。双手不停的刺激着敏感的地方,双脚一点一点的将妹妹的双腿分开。
「对不…对不起…」很少被玩弄的澪忍着身上的快感,艰难的道歉,「对不起…我…我错…错了…呼…」刺激小荳荳的手终于离开,她鬆了口气。
「这次的处罚…其一是,」小凌真的这麽好心的放过澪吗?鬆开的手不是饶恕,而是把旁边的椅子抓了过来。「坐上去吧。」她扯掉澪的睡裤,解开睡衣的扣子,把妹妹压坐在椅子上。剩余的绳子在身上穿梭着,于是澪的左脚直直绑在椅脚上,右脚的大腿与小腿却被绑在一起,令人害羞的地方整个暴露在姊姊面前。
「唔…」妹妹没想到姊姊居然这样玩弄她,这种衹有在谜片上看过的姿势,居然在自己身上重现。
「还有喔~」快乐的语气让妹妹越来越不安。这个姿势已经够惨了,还有?
「啊…」喀喀两声,左右蓓蕾各被夹上一个夹子,中间还有条细细的链子。
小凌拿出第三个夹子,在链子偏左的地方夹上一个跳蛋。
「然后…」袋子稀稀疏疏的声音,姊姊找了一阵终于翻出她想要用的玩具。
「这个,妳会很快乐的。」她手上拿着一衹粉红色的按摩棒在妹妹面前晃着,丝毫不在意有些慾哭无泪的妹妹。
「不…不要…」澪在做最后的挣扎,或许于事无补,但是总要试试看。看着小凌在自己身前蹲下,她闭上眼睛,不想让姊姊看见自己放弃的眼神。
「其实妳也很想要的,」暴露在空气中的贝肉已经被爱液沾染湿润,「妳看,才被绑起来就湿了呢。」橡胶的软头在澪的下身拨弄着,姊姊抚摸着妹妹大腿内侧,可以感觉到椅子上的女体正在颤抖。沾了些淫液,小凌笑着,把软头抵在花径入口,「说,」请姊姊给我「。」
「不要…啊…」挣扎中带着哭音,澪不想被侵入,「请…请姊姊…」她还是在挣扎,方才开口说不要时,姊姊狠狠的捏了下自己的小荳荳. 一边搓揉一边捏掐着,她讨厌这样有快感的自己,「请姊姊给我…」
「那就如妳所愿吧。」
「唔…」小凌说要如她所愿的同时,整衹按摩棒被姊姊塞进自己的身体,衹看的见小凌的手在自己的下身,她以为按摩棒已经齐根没入自己的身体。
其实还剩下白色的握柄仍然留在澪的身体外头,小凌拿过另一条较短的绳子,一头绑在澪缩在身体前方的双手上,另一端固定在椅子上,中间缠绕着白色握柄。
衹要想缩手躲避,按摩棒便会更深入她的身体。姊姊看着妹妹,绑在椅子上的身体已经些许泛红,不是因为捆绑造成的血液循环不良,而是妹妹已经开始兴奋。
小凌拿出一个小巧的方盒子,上面有六个按键。如同拿出按摩棒,她也拿着盒子在妹妹面前晃了晃。女体颤抖的更厉害了。那是个遥控器,遥控着在身体裏的按摩棒。澪很清楚这个怎麽用,因为前些日子,她才用这玩具欺负过在厨房做晚餐的姊姊。衹是她没想到,今天换成她被姊姊欺负。
「乖,按摩棒的电池大概还有两个小时的电力,」小凌看了看桌上的闹钟,「一句脏话两分钟,总共一百五十四分钟,两个小时之后我再回来看妳。」说完,按下遥控器上的按钮,便离开了房间。
看着姊姊离开房间的背影,其实她并没有心情欣赏。她的全副精神都集中在下身传来的快感,还有乳尖拉扯的痛楚。这个完全是跟自己学的!跳蛋震动时牵引着链子,拉扯着自己的乳尖,左右施力不同,而且左边又比右边更敏感!她忍着,这痛楚除了疼痛的感觉,还有快感,她想呻吟,她想尖叫,她想把这种快感发泄出来,可是她的尊严不允许她这样做。
略微收手想从上半身得到更多感觉时,她却忘了手上的绳子会让按摩棒整个深入她的身体。好似小凌有在盯着她看,当她拉扯着手上的绳子,下身的按摩棒会突然开到最强,配合着自己的手将按摩棒整个塞入身体,这样一次高潮简单的就到了。
上次高潮是什麽时候?她在高潮的瞬间想着,但是她想不起来,太久远了。
她喜欢欺负姊姊,喜欢看着姊姊在自己的怀裏愉悦的喘息,喜欢姊姊在高潮的时候用力的抓着自己…于是连自己上次高潮是什麽时候也记不得了。
可是按摩棒跟跳蛋并没有在她回忆的时候放过她。按摩棒在姊姊的操作下,一下又一下的勾过自己的G点,速度很慢,但是快感很强烈。她舔着自己的嘴唇,像是渴水的鱼,张口的呼吸着,但是没发出声音,她不想求饶。跳蛋的速度有些减弱,左一下右一下的扯着自己胸前的软肉,链子碰撞的声音很清脆。
身体裏的玩具被开到另一个模式,绕着大圈子S形转着。她还在前一次高潮的余韵裏,突然改变的刺激让她差点又高潮了一次。好舒服…这是她唯一的感觉。
澪还是呻吟出了声,好象听见姊姊在自己身下娇喘一样的听见自己的声音,她害羞的想用手遮掩自己早已绯红的脸,拉着绳子,一起拉着按摩棒抵在自己的花心上。
糟糕,又高潮了,她张大着嘴,连着两次的高潮让她晕了过去。身下的按摩棒仍然大圈子的旋转着,胸前的跳蛋还是一样拉扯着,唯一的不同是澪的双手鬆开,无力的垂在平滑的小腹上,让按摩棒稍微退了出来些。
再次回复意识时,跳蛋的电力已经有些微弱,重量将链子往下拉,让左边的蓓蕾感受到更大的疼痛感。但是按摩棒的速度有增无减,姊姊大概是又开回最快的速度了吧?她想,迷蒙的双瞳看着周围,姊姊没有进来。她想要,想要更多的快感,想要像姊姊一样疯掉、坏掉。
澪试着用手上的绳子控制着按摩棒的进出,一阵一阵的快感又从花径传来。
按摩棒从身体退出总是缓慢的,慢慢扭着退出,然后再用手上的绳子让它一口气底到最深。第一次这样做,她的喉咙发出尖锐的呻吟。好棒!一阵慾望的刺激冲进脑门,她还想要。于是一次又一次的这样做着,终于在第三十七次拉扯着绳子时,她又高潮了。
这次的高潮没有之前连着来时的强烈,可是这是今天第三次,精神上的愉悦却让身体有些吃不消。她的精神问身体,再来一次可好?身体也来不及反对,按摩棒又被姊姊调到另一个模式,除了高速旋转之外,还画着大圈。澪的手一往上拉,在花心与G点双重受到刺激下,又晕了过去。
这两个小时非常难熬,已经数不出到底高潮了几次。她后悔自己脏话骂得太凶,她也后悔前些日子用这欺负姊姊。现在姊姊几乎把那天受到的折磨完整的奉还给自己;一阵一阵的转换震动的方式;中途停了下来,让自己搔痒难耐;在自己快忍不住慾望时,突然开到最强…在她不想再思考,沈沦在高潮之中时,按摩棒被开到一个她没有体验过的模式。她的身体已经过于敏感,一连来了三次高潮,整个人在晕死之前似乎听见姊姊的声音说着,「唉呀,好象坏掉了呢…」
其实姊姊在客厅裏看着自己的书,根本没管妹妹在房间裏怎麽受到折磨,差不多看完一个章节,就拿起遥控器改变一下模式罢了。她看完一本书,抬头看看钟,差不多两个小时了,便起身走回房间。才刚进房间,就看见妹妹整个昏了过去。
「知不知错?」当妹妹回神时,看见姊姊站在面前看着她。小凌捻起妹妹的下巴,舔着她的嘴唇,轻轻划过柔软的舌头,却在她想回吻姊姊时,缩回床上。
「哈…」澪点点头,靠着姊姊柔软的手,柔软的手托着自己的头,抚摸着颈子,她像衹猫般的磨蹭着姊姊的手,亲吻着手,任由那手在她嘴裏翻搅。
「妳坏…」姊姊靠着椅子扶手,「看妳这样害人家也想要…」
「…」早已两眼迷茫的妹妹抬头看着姊姊。姊姊身上的衣物不知道何时离开了姊姊的身体,现在站在妹妹面前的,是个全裸的美丽胴体。她向前倾,沿着姊姊的大腿,一点一点的舔舐到根部。姊姊的下身早已湿润,虽然还没有椅子上的水渍那般夸张,「姊…」
「恩…」小凌一脚踩上扶手,让自己私密的部分暴露在妹妹面前,「呼…」
澪偷偷含了姊姊的小荳荳,让她发出一声欢愉,「另一个…处罚是…啊…妳今天…唔…」
妹妹除了偷含之外,牙齿的啮咬,还有嘴唇的揉弄,一点不少,很难想象这是刚才高潮多次的女体。当姊姊些许后仰之时,更把舌头伸进姊姊的秘径,吸了几下。
「今天…怎…不行…行了…」当澪用着些许回复的体力闹着姊姊时,身体裏的按摩棒并没有因电力即将不足而停止转动。还没有让姊姊瘫软,自己又先到了另一次高潮。
「妳今天衹能跟猫一样叫。」趁着妹妹高潮而不能向自己进攻时,一口气说完这句话,「而且不準讨价还价!」她抚摸着妹妹的长发,等着妹妹回神过来。
「哈…妳刚刚说…」
「妳衹可以跟猫一样叫!」姊姊难得强势的打断妹妹的话,拉扯着妹妹身上的绳子。她解开与按摩棒相连的绳子,除了玩具震动的声音以外,澪的爱液沾满了椅面。
小凌满意的笑了,拿出一件黑色的裤子,内外各套上一支长约七吋的假阳具,在妹妹面前晃了晃的,慢慢穿在自己身上。当假物进入自己的身体时,小凌发出了满足的欢呼。
「下次要乖喔,不可以骂脏话。」姊姊让露在外头的小头磨蹭着妹妹有些红肿的嫩肉,俯身咬着她的乳首,「想要吗?」
「喵呀…」差点又到高潮的妹妹,像猫一般的呻吟。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感觉,她已经没有力气去反扑姊姊,衹能任凭宰割。
「想要吗?」继续磨蹭着敏感的部位,小凌欺近妹妹,「不说就没有喔。」
「唔喵…」澪还是衹有喵一声,她不敢开口,怕一开口又惹姊姊生气。
喵!还在想着要怎样向姊姊哀求时,姊姊把玩具的开关打开了。仿男性的龟头在自己的花径外转着,她又要疯了,却衹能喵喵叫而已。
「好吧,」又蹭了几下,「喵一声,是要,喵两声,是不要。」
「喵…」温驯听话的喵了一声,学着猫舔了舔姊姊靠着自己的耳垂。不知是响应着妹妹的要求,还是手软,姊姊的身体整个前倾,两人终于连在一起。
小凌的动作与澪相比,仍然生涩许多。一下一下的,整个抽离再整个进入,偶尔一两下旋转的假物没有对準,让妹妹一阵一阵惊慌的喵喵乱叫。她笑,好久没看到妹妹这麽慌张的样子,直起身对準了秘径入口又是深深的一次进入。伸手抓起遥控器,遥控着妹妹身体裏的玩具,让它震的更大。不过终究不像澪一样平常有训练体力,除了没力外,她也即将高潮,便直接让假物停在妹妹身体裏旋转振动。
「噫…」澪现在已经喵不出声,配合着姊姊的动作,她想办法挺起自己的下身,与姊姊更贴近的密合在一起。,她已经不管是不是尊严问题,凌乱的呻吟着。
「一起…一起坏掉…」小凌胡乱的亲吻着妹妹的嘴唇,紧紧的抱着妹妹。
「喵…唔…」被绑着的双手紧紧相握着,好棒的感觉,「唔噫…」姊姊先到了,整个人瘫软在妹妹身上。她的重量让玩具整个压进澪的身体,两人高潮到晕死在椅子上。
「呼…还少四分钟,算了。」衹有一次高潮的姊姊先醒来,关掉玩具之后看着自己压着的妹妹,轻轻亲吻着澪的嘴唇。
「唔…」还没有回神的妹妹,本能性的响应着姊姊的吻。椅子上的水渍往外扩散,滴滴答答的落在地上。
「不管了,晚点再整理吧。」小凌有些无奈,将玩具清洗干凈收好,把妹妹鬆绑移到床上。这晚,她俩都睡的很沉,一夜好眠。